考爾德伍得在影像上的耕耘獲得現代藝術家的支持,由於亞當斯改用拍立得相機,因此拍立得馬上就吸引到多位重量級攝影師的目光。有些人,例如哈爾斯曼,使用即時底片大部分是為了在拍攝傳統照片之前做光線測試;但是有些人則是因為即時底片的優點而使用。因拍攝瑪麗蓮.夢露最後的身影而聲名大噪的斯特,在這之前曾經用拍立得拍了一系列名人照,而且成為拍立得底片放在雜誌上的廣告。還有達利吹鬍子瞪眼的照片、路易斯.阿姆斯壯拿著小喇叭咧齒微笑的照片、坦蒂與克洛林兩人臉蛋重疊的藝術照等。在這些廣告中,D D B的藝術總監把照片貼齊相紙的邊緣,然後在底部空白處放上小小的文字,且看不到任何寶麗來的商標。

 

其中一位使用拍立得的藝術家根本就不是攝影師

大約是一九六七年,安那斯塔西開始創作一些奇怪但絕對是上乘的概念性藝術作品,他把相機鏡頭瞄準鏡子,然後不斷對著鏡子重複拍照。在一九六七年的作品「鏡中的九張拍立得照片」,他使用的手法是令人眼花撩亂的輪中輪異想世界,由於鏡子也是最終成品的一部分,隨著照片一張張貼上去而鏡子逐漸模糊。拍攝者的臉蛋從鏡子消失後,卻在照片中重現,又漸漸被照相機蓋住,而且當後來拍的照片把前面的照片涵蓋進來,整個影像就愈來愈複雜。這有點像是現實版的埃舍爾畫作,沒有拍立得相機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效果。

不僅是藝術家開始挖掘寶麗來,寶麗來也主動找上他們。由於本身的藝術史背景加上有個迷戀美學的老闆,摩絲想要讓藝術家來展示產品最好的一面。從一九五○年代開始,她和考爾德伍得等幾位主管就和卡邦尼葛洛與懷特等攝影師達成默契,寶麗來提供藝術家底片,換取他們用拍立得拍下的最佳照片,並且提出技術建議。寶麗來迅速累積了一批小收藏,辦公室與實驗室也開始舉辦小型攝影展。


▲「鏡中的九張拍立得照片」(1967年)。概念藝術家安那斯塔西對著鏡子自拍,鏡子逐漸消失在照片中。

 

許多攝影作品都是出自亞當斯之手

隨著他和蘭德的友誼愈來愈緊密,他跟寶麗來之間的關係也愈來愈深厚。一九五○年代中,亞當斯開始催促蘭德研發真正專業等級的拍立得底片,開發出可以適用在他所偏好的大幅木框相機上。當蘭德對此表示疑慮說:「有誰會買啊?」亞當斯稍微誇張地回說:「喔,天啊!我可以馬上想出五十人。」蘭德不久之後就把底片做出來。蘭德相機一次成像的4×5底片先推出,然後在一九五八年亞當斯終於得到他朝思暮想的東西:一款名為 Type 55 的產品,可以同時洗出底片與相片。

雖然這個市場的獲利不大,但影響卻很深遠。一夕之間,過去即時攝影無法複製這個最根本的缺憾已經不再是問題。你可以在拍立得的底片上做到任何傳統底片可以辦到的事(至少黑白相片是如此)。亞當斯的許多巨幅風景圖片,尤其是他最喜愛的一批風景照片中的「巨石山,冬日日出,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都是用 Type 55 所拍。雖然負片沖洗之後需要放在化學藥水裡快洗才能讓影像更清晰穩定,但之後改善為即使在正常的光線下就可以辦到了。Type 55(以及同系列的小幅底片 Type 105 與 Type 665)的出現,表示想要拍正式照片的人,終於不用再花時間等照片送洗。


▲「巨石山,冬日日出,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這是亞當斯最喜歡的作品之一,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換立得大幅底片的驚人效果。

 

這也帶我們進入性愛這個主題

我們永遠不知道是誰先發現,使用拍立得拍照就表示鏡頭前發生的一切不再需要被暗房裡的技術人員看到。第一代拍立得留下許多逗趣的照片,讓我們肯定即時攝影的成功有一部分是建立在成人間的自拍樂趣上。當時,相機攝影會形成一股風潮,午後大家拿著相機聚在一塊,聘個裸體模特兒,讓業餘的攝影同好可以沉醉在情色藝術之中。一九五○年代著名的海報模特兒貝蒂就是從攝影會發跡,而色情圖片的歷史學家史雷得甚至從這些攝影會上看到她正面全裸的拍立得照片。金賽性學研究所的檔案裡也有不少這一類的拍立得相片。一九六○年代,在某些雜誌裡,我們還可以看到廣告列出聘用女模特兒以拍立得拍裸照的價碼。

寶麗來是否知道此事?當然知道。長期擔任寶麗來發言主管的德瑞這麼說:「我們並未察覺此事,但一直都在談論『親密關係』這個議題。」接替德瑞工作的亞尼斯則說到更多細節:「在一般的相機裡,攝影師與攝影對象不會有這一層….親密關係,但我們發現這是拍立得相機的一大特色。雖然我們沒有看到任何研究證實寶麗來有多少比例的銷售是出於閨房裡的自拍之樂。」

 

延伸閱讀

IMPOSSIBLE Color Film for 600 Color Frame 上市,張張外框不同色

跟 山下智久 玩相機,日劇 Summer Nude 中參演機種一覽

Fujifilm instax mini90 開箱實測,拍立得的大人氣王牌

大明星與 拍立得 ,蒙太奇人像攝影創作

 

 

 

 

 


本文已取得木馬文化出版授權,原文刊登於《Polaroid拍立得:不死的攝影分享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