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一直以來,都市更新與開發、復原與修復再利用的腳步從未停止,整體規劃的觀念從來不會排除在某個建設計畫之外,因此新商區的形成總不會有孤掌難鳴的窘境發生。

東京車站是1914年由學習西洋建築的辰野金吾設計的磚造建築,期間歷經了1923年關東地震、1945年二戰的砲火,甚至在修復期間還受到311地震波及。不過如今能看到老建築的新修復,無論對於新舊世代的東京人來說,都別具意義。特別是將車站上方空間作為「TOKYO STATION HOTEL」以精緻飯店的形式來延續對古蹟保存的熱度,還有幾間像「虎屋」這樣的新開老店,讓人覺得這不只是一堂可供作歷史或地理課教材的文化空間,它還提供食、住、行、樂等實用的生活機能性來貼近人們。

東京車站的丸之內區域,有2001年的「丸大樓」與2007年的「新丸大樓」複合商業空間,不只是新建築在舊建築的架構上竄升,也是區域開發的新概念提案。如今這兩棟大樓的戶外開放空間,毫不藏私地都成為捕捉東京車站身影的絕佳位置。不僅於此,2013年車站旁重新打造的商場「KITTE」更是充滿話題,建築本體是1931年的東京中央郵局,由吉田鐵郎所設計,風格是迥別於英式東京車站的日本現代建築,亦是當時所謂的「international style」的建築樣式,其特色是像個白箱子的四角建築,並以玻璃、鐵、混泥土等工業化的最為主要素材,規矩的外觀,以及原本的五角基地,迄今更是DOCOMOMO JAPAN選為日本20件俱有保存價值的現代主義建築。

這棟老建築得到了保存之外,還新增生出一棟JP tower連成一體。從地下到六樓發展成商場,保留的三角中庭的室內廣場,讓新舊建築在此交界。從天懸掛而下的八角形的珠鏈,虛實間標記出一個空間柱的輪廓,一直延伸到地面的八角形孔蓋,更是過去建築柱子的時光記憶。商場內部各樓層的商場空間則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他採用自日本各地自然材質製成的和紙、織品、愛知三州瓦等用豐富的質感表情進行設計,空間寬敞簇新卻保有時光的溫度。

在這個新商場裡有些新店、新概念更不可錯過。特別是日本第一間店「THE SHOP」,係由日本知名的藝術總監水野學為首開設的生活商店,包括Project Manager中川淳、商品設計鈴木啟太,包括了原創與挑選的商品在此為生活提案,像用星巴克的紙杯容量作設計靈感的玻璃杯就充滿巧思。在二樓、三樓尤其特別的是一主題特殊的博物館,稱為Intermediatheque(IMT)。這裡是1877年開始,由東京大學綜合研究博物館研究部所管理、收藏的學術標本。

延伸閱讀

紀行

JR山手線 上野站:安藤忠雄用光線打造 國際兒童

豊雄 建築:處處都是驚喜的 多摩美術大學

龍 專欄:柳宗理的設計之旅

吳東龍

台灣新竹出生的六年級中段班,主修工業設計,但也拿筆寫作書寫設計觀察、手握滑鼠畫圖描繪設計風格、指按快門寫真紀錄設計脈動。2006年起於台灣與中國出版個人的全創作系列書籍《設計東京》,現為設計專欄作家、書籍與視覺設計師,設計講堂規劃與講師,並參與展覽設計與相關企劃,文字與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09年成立《東喜設計工作室》,並於木馬文化成立並規劃《享讀》書系,發掘令人感動的設計,為多方位的設計工作者。部落格:www.tomicdesign.com

本文同步刊載於 Stuff科技時尚誌 11月號/2013 第118期
如欲購買雜誌,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