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過勞死跟責任制開始出現在我們眼前。上班時數越來越長,疲勞轟炸越來越久,通勤族爭了一天的戰鬥,上車的第一件事就是搶好位然後倒頭就睡,週末到了難得小酌,讓自己沉浸在酒精當中,是的,我們都累了,生活依舊要過。

Adrian Storey,英國攝影師,現居東京。名為《Let the poets cry themselves to sleep》(讓詩人哭著睡去)的作品,紀錄日本東京在街頭中睡去的人們,也許是不堪疲倦亦或著是喝多醉倒。寫實的紀錄,讓我們看見了在這些忙碌社會裡的奔波,那份或多或少的無奈。

 

延伸閱讀

鉛筆屑的圖畫創作-Marta Altés

日式電影般的靜謐-Tomoyuki Shinohara 攝影

450億像素東京六本木之丘街景,用滑鼠逛街,路上行人都很清楚

跟著 Google 街景車進入封鎖兩年的日本福島警戒區,令人不勝唏噓的鬼城景象

小牙籤

愛藝術,喜創意,戀攝影,就這樣我會一直寫下去。

看更多文章
我的 私物語網誌
我的 私物語粉絲團


圖片來源:etoday
本文轉自於我的私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