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城市的繁榮進步,不在於起建豪宅多寡,而是能創造出多少的幸福氛圍。城市裡人的故事,成就了都市的歷史與記憶的延續,一個人如果住在這個城市卻不認識這個城市,那就成為『他鄉異客、異鄉遊子』了。這是我人生遷徙途中的第二故鄉,在看得見的城市裡,隱藏著很多看不見動人的故事,這也是我把鏡頭聚焦在都市的每個角落,尋找台北城系列影像記憶的原因。

行走在台北的巷弄之間,每一個老社區都有她獨特的故事,她們曾經伴隨著歲月成長,在歷史的滄桑中被重新定義,然卻不失其既有的容顏。

 

【遠觀近覷---台北101】陳碧岩系列攝影個展

  • 展演者:陳碧岩 老師
  • 展出時間:即日起~2013/04/18(四) 週一~週日 10:00~18:00
  • 展覽地點:爵士藝廊(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二段431號2樓)

 

城市不只是一個生活空間,她更是人們孕育文化的地方,也因此充滿著無限的可能。而賦予了城市的各種形狀非攝影莫屬,他讓人們專注地從影像之中去辨認消逝的片刻,並且在觀看的瞬間見證了以炫麗舞姿起死回生的記憶,於是觀看似乎成了一種告解與祈禱,而攝影者按下快門,等於是上帝特別允諾人們願望的手勢,城市景觀在鏡頭裡因而得到銳化,並且得到影像詮釋與定義。一個正在城市裡遊蕩尋找的攝影者,似乎在垂釣著即興的影像,城市在我們的格狀景框裡魔幻般的發育起來。

早期從樸實無華的鄉村,來到繽紛多彩的台北大都市,落腳在東區象山山麓。住家緊鄰神秘基地聯勤四四兵工廠。上下班時段附近眷村與工廠之間,騎著腳踏車成群結隊穿梭著藏青色制服的員工,蔚為奇觀。

房舍低矮的眷村週圍偶爾交錯著幾棟三、四層「高樓」的建築,農田莊稼成熟時的滿地金黃間雜在未開發的東區平原上,四獸山、拇指山與九五峰蓊鬱的山廓,盡在眼簾。

如今這裡已被林立的大樓層層阻隔,視野變得狹隘窄仄,自然景觀為方正水泥叢林所取代。這裡曾經是一塊荒蕪之地,隨著急速的時代變遷物換星移,現在已是繁華鼎盛的信義商圈。

拍攝巴黎城市夜生活的布拉賽〈Brassai〉曾經說過:『我在日出之時上床,在日暮時分起身,遊蕩於這個城市的各種地方。我有一種慾望,要將我在這夜巴黎中所經驗的所有使我心醉神迷的事物展示出來,為這慾望所驅使,我成了一名攝影家。』細微觀察巴黎之夜令人敬佩與感動。

信義計畫區的歷史,其發展起於1976年,臺北市政府變更國父紀念館以東地區為特定專用區,目標為設新市政中心及次商業中心以引導都市均衡發展,疏解西區(臺北車站、西門町一帶商圈)的商業擁擠,並增進東區繁榮及居民都市生活之便利,配合住宅發展政策提供良好之居住環境,興建完整之示範性新社區。

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在研究詩人波特萊爾〈 Charles Piene Bondelaire〉的作品時,發展出漫遊者〈Flaneur〉這個概念,他認為漫遊者雖然身處都市文明與擁擠人群,卻又能以抽離的姿態旁觀世事,而漫遊者就是在其漫遊的過程中,不斷地體認、思考與驗證。

我在不同的季節,不一樣的時間,從各個不一樣的視角,在風中、雨中在晴空、在雲霧裡,或遠觀、或近覷,或仰望、或俯瞰,把鏡頭聚焦在台北101,她有時如擎天巨擘,遠觀又似嬈嬈纖弱。

班雅明口中的漫遊者也就是那些穿過城市,迷思在自己思緒中的人,攝影家拍出的照片,就反應了他們在城市漫遊的角色,攝影作品呼應著城市中分分秒秒都在分泌的新情節,反映了現代都市的晃動頻率,對著都市裡人的心理狀態與巨變的景觀調整清晰的焦點。

在第二次通盤檢討案中,大幅擴增此計畫區內商業投資誘因,以吸引跨國性的金融服務或高科技的資訊產業,因此信義計畫區是臺北市唯一有超大完整街廓設計,具備完善都市規畫設計的商業發展區;而商圈最大的特色是完全針對都市人休閒購物的需求設計,加上市府刻意經營規劃相當多的造景,使得進駐的百貨商場和企業大樓也都別具特色。

台北101從動土開發到主體結構完工、營運歷時將近10年,施工期間曾經遭遇地震、火災侵襲,工程之艱鉅為前所未有,完工啟用後贏得全世界最高大樓的榮銜,也是台灣顯著的地標。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