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爾多拱廊街:迷情書蹤

如果,置身茹浮華像是流連舊書天堂,那麼在維爾多拱廊街就是一腳跌進「遺忘書之墓」。和茹浮華隔街相望,也同時期開張,門面還祭出華麗的希臘柱式和邊飾,但廊道內的幽微、冷清,是從對街就一眼望穿的景象。那玻璃蓬頂像被厚重塵埃蒙垢了應有的清逸,讓光線施展不開,只有細碎微光勉強擠出一點身為拱廊街該有的光華,直到看見裡頭的舊書店和尋書的旅人,才認為這樣的落寞恰到好處。

除了古董店、二手童玩,狹窄的舊書店橫踞廊道比鄰延伸,選書格調同樣不差,藝術、設計、文學堆疊出濃厚人文氛圍,但就是沒有一家書舖像茹浮華的藝術書店般還奉上展覽格局般的玻璃書櫃,反而僅是率性地在走道地板、店內大木桌上,讓書本們橫躺著疊在一起圍成書牆。突然覺得,沒有經過視覺設計的櫥窗,就讓商品以原貌和知音坦誠相見,也是另一種個性美。

 

偶爾瞥見一位白髮蒼蒼的書攤老闆,在矗起的書堆中慵懶臥在躺椅上和客人聊天;門邊略微磨損的書角還沾覆塵埃,彷彿老闆得一時興起才會起身撢去書上的灰塵,否則就由著它們以時光的原貌靜靜等候著,待愛書知音揭開。人煙稀少時獨自遊蕩,就算不是書癡也可能頓時發起一場文學夢,滿足於側著肩膀,與書堆爭道的文青姿態。

 

拱廊街中的貴族

除了證卷交易所街區彼此隔街串聯起的全景、茹浮華和維爾多拱廊街,鄰近羅浮宮的皇室宮殿周圍還有裝潢都更為華貴、名氣也更顯赫的三處廊街,並且為了和有「通道」之意的Passage有所區隔,這些嬌貴的拱廊街改以更優雅的Galerie自居。

 

Galerie Vivienne(薇薇安拱廊街)是艷冠群芳的女王,從入口處晝夜不息的閃耀燈牆開始,一路照耀著綴滿整座廊道的纖巧浮雕壁飾,和鑲嵌繁複的馬賽克磁磚地板,在還沒見識陣容堅強的商家之前,就已經先加入一場視覺的饗宴,隨之歌頌薇薇安拱廊街自1826年以來的獨領風騷。然而,令人眩惑的氣氛還不僅於此,不同於一般拱廊街大多集結古董、舊書攤、小餐館等懷舊商店,這裡根本自成一處名品街,時尚風格的櫥窗設計內進駐了精品眼鏡、服裝工作室、家飾,還有人氣茶沙龍、葡萄酒窖和造型花藝,直到赫見法國時尚鬼才Jean Paul Gaultier也低調進駐,這才不得不折服於女王的魅力。

 

 

Galerie Colbert(柯爾貝拱廊街)則是女王光環下的犧牲品,雖然時間僅略晚兩年,並且以巴洛克式的圓形穹頂、色彩裝飾富麗的廊柱和壁畫、青銅古典雕像,打造出恢弘氣派,但終究不敵競爭而完全殞落,如今這裡成了圖書館的分部和大學研究室。

Galerie Véro-Dodat(維侯.鐸達拱廊街)則是最孤芳自賞、也最令我眷戀不已的隱士型貴族。獨自坐落於塞納河不遠,儘管完全沒有深長曲折或橫縱交叉路線的廊巷延伸,就只是罕見極筆直簡短的一道廊,卻是品味穿越古今的歐式美學秘境,從中古世紀到21世紀,時間在此隨著古樂器、版畫、鞋匠、古董傢具工藝、義大利飾品設計到當代設計藝廊逐漸遞移,絕倫品味也完美接縫地轉移。

整體空間以橡木和青銅打造,天花板的彩繪飾金箔鑲織更是優雅,櫥窗也用上深棕木的古典半圓柱及柱頭打造,再以一道道連綿的漆金拱形框住,像是門廊從立體轉為平面貼覆壁面,而我們如同穿梭門廊一般,在典雅氛圍中瀏覽一件件的精美工藝,這其中還包括了法國頂級訂製彩妝By Terry和藝術風格強烈的法國鞋王Christian Louboutin,他們都韜光暗藏地各自分佔入口和出口,繼續綻放撩人的法式風韻。

在巴黎拱廊街,把對於過去的美好記憶凝固在鑄鐵骨架和玻璃天棚裡,城市的風華和記憶復刻於廊道裡,正因它看似逐漸消失的脆弱性,時間的倒影、遊人的身影,交織更迭、延綿不已。

  

 

延伸閱讀

巴卡拉水晶博物館 走走,體驗看看貴族們的生活

塞納河右岸 Colette,設計、流行文化的時尚王國

古都輕旅行:京都大本山妙心寺的寂靜禪意

自緣身在最高處倫敦新地標 The Shard 碎片大廈

本文同步刊載於 設計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