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卡拉公司總部、高級法式餐廳、展售藝廊、水晶博物館,這就是Musée Baccarat如今呈現的貴族遺風。穿過一片灰白砌就的拱廊甬道,沿途的巨幅水晶畫框、水晶底座的大鏡面、扭動著纖細枝臂的渾圓壁燈,交織出光影婆裟的序幕,當下預告了Starck式的視覺魔幻、巴洛克式的把玩實體與光影交錯,就是如今這宅邸再次浴火新生的面貌。

鏡頭將焦距調整至二十世紀前半葉的巴黎美好年代,場景是巴黎十六區的貴族宅邸,人像特寫是子爵夫人Marie-Laurede Noailles。故事從她自家族繼承而來的學院派古典建築說起,在這處經她個人品味精巧配置變換後的場景中,她開始以巴黎品味鑄造者、社交圈呼風喚雨的名媛、藝術贊助者、藝文界創作謬思等身分優雅立足,也和一派前衛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先鋒達利(Salvador Dali)、曼雷(Man Ray)交情匪淺;時尚大師Yves Saint Laurent甚至曾表示,影響過他個人品味的就只有這位子爵夫人。

 

讓宅邸再度復活

當昔日倩蹤消逝、空間陷入沉睡,這宛如仙度蕾拉的幻境就從鏡頭下淡出、等待著再次套進她的玻璃鞋。直到2003年法國顯赫的玻璃世家Baccarat翩然降臨,再由Philippe Starck傾注他那屬於二十一世紀前衛絢麗的空間美學電流,終於再度喚醒並翻轉宅邸內殘留的風華軌跡,於是「Musée Baccarat」(巴卡拉水晶博物館)出現了,一場屬於當代的綺景也從此上演。

再換上廣角鏡頭,擴大時間的透視、空間的取景。1764年在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授權下,法國東部萊茵河畔的巴卡拉地區成立了一座玻璃製造廠;從1816年第一個水晶熔爐投入生產,歷盡酷燄而生的是一片玻璃、鏡子、酒皿、燭臺的冰肌玉骨,從此風靡皇室貴族,從路易十八到拿破崙三世宮廷中奢靡的杯觥交錯,都得隨著Baccarat的酒具杯皿才甘心地下咽舒暢。於是,走進巴卡拉水晶博物館,法國裝飾藝術的歷程隨之在眼前演變。

 

與烈焰共生的內涵

踏上二樓往博物館走去,爍著銀絲的紅地毯、經典的巴卡拉枝形水晶吊燈,先擺弄出最得體的迎賓姿態。就在步上台階轉角處,卻瞥見荷蘭設計師Jurgen Bey的名作《樹幹長椅》而不禁會心一笑。以森林中倒塌的朽木為靈感,加上椅靠作成的長凳,這是將物件本質以原貌赤裸裸呈現,挑戰觀者對生活用具的定義和思考;但水晶卻是截然的差別,因為從砂與烈火提煉出的是如此驚天動地的遽變。還正想著,二樓展間分隔成兩個區域之一的巴卡拉水晶製作影片播映,讓感動瞬時升到沸點。

 

影片中,在轟隆烈焰吞吐的千度熔爐旁,形塑出水晶生命的水、揉合藝匠們的汗水,一個個工序講究的燒熔、吹製、鑄造、拉絲、黏結、研磨、拋光、鍍金、雕刻、彩繪.....,看著他們凝神下的精密拿捏、俐落中的無間搭配、退火徐冷間作品各部位的均溫掌控,那麼小心翼翼地斟酌著成品誕生前的歷程,就怕一個環節疏忽鬆懈,換來的是嘔心瀝血化為烏有的失落、錐心刺骨的玻璃碎裂!看著螢幕中藝匠們與烈焰共生共榮的生態、玻璃與勞動肢體間彼此協調的節奏,那是一種熱情與畢生所學的傾注。原來,奢華不過是手段,世故的深沉才是內涵。

 

無重力的混沌神祕

除了影片揭示的「技術美」,二樓另一區則藉著巴卡拉自十九世紀以來的代表作品,展示著隨完美玻璃藝品而生的透光、折射、色彩濃淡變化等「機能美」,雖然主要是為數不多的餐具,但都極為精緻,只不過在藝品審美之前,心神先為之震懾的,恐怕是這看似深邃神祕的展示空間。

Philippe Starck而言,巴卡拉水晶的光褶源自於水晶玻璃切面的衍射,彷彿每個切口都併裂出光線的新通道,對他而言,那便是通往一切可能的自由幻境!所以,正如在玻璃製造過程中加入金屬可以改變玻璃的色澤,Starck採用大量金屬和鏡面材質擁抱水晶的光燦,將幻境遞疊到極致,讓冷凜中滲透幽微的詩意。只不過,在這處黯洞似的朦朧秘境,迴盪的不是聲音,而是光影。在冷藍和銀灰色調的燈光籠罩中,玻璃展櫃中那一件件水晶藝品,像極了飄浮於無重力的黯夜深海裡。於是在這處實則狹窄的展場中,一股空間深度被延伸了,就像光影和色彩的折衝本來就不存在明確的邊界與盡頭。

 

從皇族經典到當代顛覆

在這處空間的流光四溢中,陳列著冰川般超然於世的水晶藝品。巴卡拉強調堅持選用來自比利時特選的精細幼沙作為材質,才能催生出非比尋常的密度和光芒;另外,巴卡拉水晶的氧化鉛含量為32%,遠高於一般水晶的24%,所以才能造就獨特的明亮清透;加上造型勇於跨界創新,所以維持不墜的卓然風範。在這裡,第一部分的櫥窗展出大型紀念性作品,例如俄國沙皇訂製的枝狀大燭臺;香水瓶當然也在展示之列,因為那代表了1907年之後,巴卡拉的產量和訂單隨著時代演進而日漸不可動搖的成就,以及曾經以優質的香水瓶風靡Guerlain、Dior、Lancôme……等品牌甚而供不應求的榮景;另外,一系列展現不同技藝的作品如《棋盤》,或名設計師跨刀的獨特商品也陳列其中,例如:Philippe Starck不改幽默本性地為巴卡拉設計的《黑色光影》系列,以黑色水晶工藝探究流彩璀璨以外的水晶魅力。

 

剔透的澄澈、璀璨的色澤、完美編排細緻的照明和層次,這些玻璃藝品被完美展示,輕易掠奪目光的驚艷。但是透過剛剛的影片,我想像著:當藝匠們最後專注的目光,和一個個歷經焠鍊的晶瑩成品交會的那一瞬間,才是一件玻璃藝品最美的時刻。雖然無法親眼見證那最美的片刻,但只是想像著,我對眼前陳列的美麗,油然升起一份敬意。

 

延伸閱讀

帶你去看 歐洲最大攝影展 FOCUS on IMAGE

動感小帆  歐洲 諸國 夜間 風華

《鏡頭的角落》末日旅程第一站,下沉的 威尼斯 嘉年華會

經典電影海報再設計,你讀得出它們是哪部電影嗎?

本文同步刊載於設計雙城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