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完的故事

「最開心的是看到來店裡的人對某樣東西有反應,可能是一個笑容或一個驚嘆,這時你就知道這個東西跟他對話了,有點到他的心」,Jeff說每一個進來這裡的人,保證至少會有一樣東西能勾起回憶,可能是小時候玩過的,或是看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用過的,所以有很多人來這邊找尋兒時的記憶,或者是情感的寄託。

這些老東西之所以迷人,在於背後都有著不同時代的故事,而且以前的人都用心將東西做到最好,可以用很久都不會壞,更顯得老東西的珍貴和價值。因此對NanaJeff來說,所收藏的寶貝沒有哪一個是最特別或最喜歡,因為故事都不一樣,就看對什麼東西有興趣,他們就會與你分享。


▲不同的設計和材質,就反映了不同年代的歷史記憶。

像是這個大家小時候都應該玩過的塑膠玩具兵,這是我在店裡感到最熟悉的東西,它反映的是過去塑膠量產的年代。在60年代以前沒有塑膠,大部分是用鐵、鋁甚至木頭來作為材料,直到70年代開始有塑膠的技術,讓製作變得更簡單也更便宜,一次就可以量產幾百萬個一模一樣的東西。


▲這些塑膠玩具兵讓人倍感熟悉。

在展示櫃裡的鐵皮機器人也是一樣的故事,在塑膠還沒出來的時候,5060年代的小朋友玩的玩具就是鐵皮做的,雖然便宜不過製作過程複雜而且辛苦,每一個零件都要開模壓製,而且必須手工組裝,做一個機器人就要花很多時間,所以當塑膠問世之後,就沒有人要做鐵皮玩具了。


▲整櫃的鐵皮機器人,都是Jeff的興趣和收藏。

除了時代的記憶,還有很多東西是內行人才知道其價值的寶貝,例如這個擺在角落、一比一大小的狗狗雕像,對音樂有興趣的人應該都會知道它的由來。這是Nana很辛苦從加拿大帶回來的,它的名字叫做Nipper,會有這樣側著頭,好像是將耳朵湊過去聽什麼的動作,是因為它在聽留聲機,留聲機傳來Nipper主人生前錄下的聲音。

而這樣的一個畫面,後來成了英國唱片零售商HMVLogo,也是為什麼這間公司會叫HMV-HisMaster’sVoice。原本看似不起眼的狗狗雕像,當瞭解它背後的故事之後,心中就留下了不一樣的印象和評價,雖然我們不知道每樣東西的意義和價值,但只要慢慢發掘,就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收穫。 


▲如果沒有聽到故事,就不會知道這隻狗狗和HMV有這麼深的關係。

 

即時顯影的感動

店裡頭的寶麗萊相機,僅是Jeff上百台收藏的冰山一角,Jeff玩寶麗萊至今已經是第21年,雖然品牌被轉手經營,底片也一度停止生產,但寶麗萊帶給Jeff的感動和回憶永遠不會消失,現在他希望能將寶麗萊相機介紹給更多人,畢竟有多一些人拍,才能讓新的底片繼續生產下去。

Jeff說他7歲的時候就看爸爸玩寶麗萊相機,不過並沒有因此耳濡目染,反而因為常常看到而興趣缺缺,所以長大後開始接觸攝影是從其他底片機開始。直到某天看到一台小時候爸爸用過的寶麗萊相機,才勾起Jeff的好奇和回憶,買了一台來玩後便持續至今,因為他體驗到了一張照片從無到有、直接出現在手中的感動。這樣的感動正是寶麗萊相機問世的原因,寶麗萊的創辦人EdwinH.Land某天帶家人出遊,女兒問為什麼不能馬上看到剛剛拍的照片,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讓EdwinH.Land致力去研究,要怎麼馬上看到拍攝的成品。

「寶麗萊的重點不是相機,而是底片」,Jeff繼續跟我分享寶麗萊的故事,EdwinH.Land先後發明了兩種底片,而所生產製造的相機,都是為了要可以使用這兩種底片。40年代後,他第一個發明出來的是撕開的底片,拍完後要自己將底片拉出來,再撕開才可以變成一張照片,雖然大家都覺得很成功、很厲害,但EdwinH.Land還是不滿意,又再花了20幾年,到70年代才出現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底片,照片會自己從相機吐出來,也不用再撕開製造很多垃圾,乾乾淨淨的一張照片就出現在你的手上。


▲一字排開的寶麗萊相機,令人不禁駐足欣賞。

後記

Nostalgic Future意思意思」是一間很有意思的小店,可以在那邊找回憶、聽故事,除了是挖寶的好所在,對許多攝影同好來說也是個捕捉懷舊氛圍的好地方,第一次到訪時我也拍了一些微光小品要跟大家分享。不過因為有越來越多人一聲不響的跑進來拍完就走,連個招呼都沒有,所以現在店門口貼上了「禁止攝影」的標誌,但只要注意到該有的禮貌,多一些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互動,NanaJeff仍是很歡迎大家用相機為自己感興趣的東西留下紀念喔!

 

延伸閱讀

攝影景點分享:台北 烏來 內洞瀑布 晨曦 光影饗宴

攝影景點 分享:探訪 剝皮寮 萬華 老街

台北 咖啡 印象:公寓咖啡館

台北 咖啡 印象: 靈感咖啡

本文同步刊載於 DIGIPHOTO NO.59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