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本書中,他眼中的陽子、Chiro、花朵的奔放與枯萎、雲朵善變的演化、時間永不停歇的消逝,與照片中張張的停格,原本屬於二人肩併肩的漫步,驟變為人隻影單的身影。這些不都是人生無常的戲弄嗎?但兩人透過文字、攝影共同投射出巨大愛的能量,平實勾勒出他們難捨的真愛,真的讓我清晰瞭解了他們的愛究竟有多深、份量有多重。

我常想:「人生如枝,一個岔,風景就截然不同了。

當一切的「理所當然」都消失後, 理所當然就只剩下回憶與照片。」

多年來,攝影之所以吸引我的原因,在於忠實凝結時間的流動,紀錄時代符碼的變遷,並反映出情感的厚度。在學習攝影的旅程中,有幾位重量級的攝影家,讓我瞭解「攝影究竟是個什麼玩意?」而荒木經惟,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了!

他的  攝影風格

  • 大膽而煽色
  • 手法直接而赤裸
  • 一眼望過,即深印腦海,難以抹去
  • 但細細品味,卻又驚喜連連
  • 著衣不裸露,卻極為色情
  • 直擊私處,卻又成為藝術

這些作品帶給我許多的衝擊與學習,獲益很多,當然在閱讀他「質與量」都是攝影史上最巨觀的作品時。

他與陽子的愛,就像一扇開啟他作品的門,是他攝影的原點。多年來,我雖然知道他們夫妻倆合作出版過許多書籍,但不黯日文的我,只能透過外文的翻譯書,去摸索勾勒他們感情的外觀,既模糊、又粗糙。

在我這次閱讀《東京日和》中譯本之前,我刻板的以為,會跟十五年前竹中直人拍攝的電影相關!讀了之後才發現他們原來是完全不同的二件事!

▲ 攝影天才荒木經惟獻給亡妻的名作《東京日和》。

這本在1993年,陽子忌日所發行的著作….. 
是一本深刻描寫人生現實與思念交織的書

本書由荒木陽子的文章為開場,前面的三篇文章,是他們夫妻原本計劃以《東京日和》為名,連載的攝影、散文集,卻在僅僅連載三回後,因陽子戲劇化的病逝而劃下句點。這三篇由陽子主筆的散文,雖然在書中篇幅不多,份量卻很重,而且由文章的細膩處,看到她在這段感情中的定位,傳統而享受,漫步東京都中的兩人世界,如青年愛侶般的理所當然、無慮而悠然。

但讀到兩人在陽子生日那天,看完電影<東京畫>後的漫步,陽子不情願的尾隨穿越了谷中墓園,當她腦海浮現:「怎麼走都走不出的墓園」時,我感受她似乎正穿過了生與死的界線,也宣告了她生命中即將來臨的下一段旅程。 

陽子住院時,看著荒木經惟每天帶來的滿滿鮮花寫道:「我望著有如黃色火焰般的向日葵,在那裡的確可以感受到外子的身影、他的溫暖、他的味道…淚水滾滾地滴落,一直無法停下來」。

這不捨、不依、不願面對人生無常的安排、被迫遠離愛人的擁抱,讓我更加感受到他們的愛是多麼深摯。

陽子走後,荒木經惟在接近一年混亂又瞭草的散文日記與照片裡,除了他與愛貓Chiro落寞的相依為命外,思念、難捨、滿佈作品之中,映照出陽子在他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殘影。

<空景>系列的作品,反射了他失去一切生活重心後如行屍走肉般的空洞,家中那著名的露台與餐桌,處處勾起了他的回憶,在一張張的照片中,經歷了冬雪、晴空、雨後。

緩慢的頹敗,成為了紀念他們愛情的墓園。

尤其,他以自己剪下的陰毛與陽子留下的繩帶製作而成的作品<妻子過世上吊的A 1990年7月7日>,更加突顯了他在肉體與精神上的空虛與孤獨。

當然那張他藉由佈置塵封廢墟般的露台餐桌,枯萎的花,抓著心有不甘的Chiro,與陽子遺照的自拍,是什麼?是他想挽回過往的點滴嗎?不,不會再有完整的家庭,它不過只是另一張家庭遺照罷了。



這些陽子的殘影與思念,隨著露台前百歲鄰居奶奶過世後,奶奶的舊屋被摧毀與新建,露台外的一切空景不再如往,而回憶也隨之被徹底毀滅…只剩下孤身去面對未來的現實。

最後,他選擇了再進行一次『東京日和』式的漫步,他獨自在青山附近的巷弄中穿梭記錄著,體貼的他選擇不再穿越谷中墓園,走過日暮里,在根岸的「香味屋」點了貓糞咖啡,在經過成長的三之輪猶豫了方向後,選擇穿過上野公園,在不忍池旁巧遇了同為他與陽子所念的高中情侶而結束旅程。

真棒的結束啊!但這份巧合不就是人人都會偶遇的機緣嗎?只不過在攝影人的眼中,特別容易看見罷了。

將內心感受直接透過攝影傳達出來的能量,不也就是多年來我在這位天才攝影家身上學習到最大的收獲嗎?

讀完這本書,我懂了!

王志偉
寫在11.05.2012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