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Stops before the end of the world x Venice Carnival】時間是 2007,我人在 義大利 威尼斯的聖馬可廣場中央,參加被美譽為歐洲三大祭典節慶之一的 威尼斯 嘉年華會 。會來這裡的原因一是因為它真的很有特色,其次則是因為威尼斯也在我消逝的美景名單上。

威尼斯,人工海上城市

大家常聽到說現在的海平面上升中對吧?但只是這樣子嗎?其實威尼斯的下沉也包括了工業與民生用水的使用。我用「使用」而不是「濫用」,因為這無法界定,畢竟抽水也是為了當地居民,我們這些遊客不是使用者也不是受害者,自然我不想去批判。

以這角度來說,威尼斯算是經典之一。它算是個人工海上城市,始之於人類的偉業,它的下沉原因眾說紛紜,比較常見的說法就是暖化造成的水平面上升與地下水的抽取問題,但基本上也可歸於人類的自業,可說是適得其所。

對於威尼斯的人們,上升的水平面意義到底是甚麼呢?首先,你要先理解,當地還有多少居民?

報載威尼斯的實際居民量不到五萬(維基百科2009年的數據是23萬),一年的遊客大約兩千萬,你遇到的人常常不是想像中的漁夫,而是觀光業的服務人員。由於觀光業旅館發達產生的高房價與針對旅客所訂定出的民生物價,威尼斯本身也不適合一般人居住。這並不是義大利人不懂得管理,這就是觀光成功到極致的後遺症,中國的周庄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誇張的高物價。


我們居住的旅館。

 

你我都台上的小丑

我一如往常地跟旅館的服務生聊天,談的是水面的上升跟造成的問題,但比較起世界末日的危機意識,他們好像比較重視民生問題?如淹水不容易清理與物價太高。

威尼斯,這沉沒中的繁華水城,大家帶著不同的面具,暢飲著美酒狂歡,直到日落,有如一場諷刺的歌舞劇,而我這旁觀者其實在觀眾眼中也只是台上小丑之一。


▲大家都很友善的讓我們拍照。

 
處處是化裝舞會的裝扮。

天色已黑,熱熱鬧鬧進入廣場的是歐洲信仰的亞洲宗教之一Hare Krishna團體(有人也稱它為嬉皮開心教),一群白人信徒抬著 Krishna 神像轎子唱著歌,進入了深夜廣場中間。

Hare Krishna Hare Krishna~
Krishna Krishna Hare Hare~
Hare Rama Hare Rame~
Rama Rama Hare Hare~
Love love~
Love love~
Drop out~
Drop out~
Be in~
Be in~
Take trips get high~
Laugh joke and good bye~
Beat drum and old tin pot~
I'm high on you know what~
Marijuana marijuana~
Juana juanamarimari~
High highhighhigh~
Way way up here~
Ionosphere~
Beads, flowers, freedom, happiness~
Beads, flowers, freedom, happiness~

 
晚上廣場會不時地打燈變換顏色。


▲望眼看去都是人頭。

其中的一個信徒開心地跑到我面前,拉著我的雙手,約我一起跳舞,而我也笑著應約。在深夜威尼斯廣場的正中間,我們一起高歌,數百人形成一個漩渦,配合著廣場所照射的七彩霓虹燈打在教堂的牆上,一切顯得那麼的不切實際。


▲現在的年紀完全受不了這樣人擠人。


跟宗教團體一起跳舞,主應該不介意吧。

Hare Krishna~
不要去想~
讓我們就沉浸於現在的歡愉~

我們一直跳到夜晚的廣場人潮散去,一切又回到了原本的黑暗寂靜之中。沉沒中的威尼斯依然不語。


喜歡曲終人散的感覺。


五年前跟朋友一起欣賞的夕陽。

下一站,南極外島英屬南喬治亞,擁有冰雪的非洲大地之稱的島嶼。遙遠異地的船隻上,幾個英國與蘇俄的科學家跟我的對談,顛覆了我許許多多對於世界末日的看法。準備好你的防寒衣,那邊可是零下五度!

 

威尼斯的小知識

  • 建立於約西元 421 年。
  • 建立於潟湖之上。
  • 由百萬塊木板(實際數據難以考察)當地基建立而成。
  • 下沉是從無間斷的,最近這三百年被提出有加速的趨勢 (27cm)。
  • 下沉有兩個面向,地下水的抽取而可能造成的地層下陷與暖化可能造成的水平面上升。
  • 針對此問題義大利政府提出兩個方案,1960開始禁制周邊地下水的抽取,跟MOSE專案(製造巨大的水閘減緩)。
  • MOSE 專案歷時八年仍未正式通過,原因為
    1. 禁止抽取地下水似乎已經減緩威尼斯的下沉
    2. 經費過高
    3. 不一定有用
    4. 可能對附近生態產生影響造成其他問題。

 

這篇遊記要思考的問題

  • 我們的環境惡化有兩種,威尼斯來說,一種是大家造成的(海平面上升),另一種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地下水的抽取)。
  • 類似的自己可以控管的環境問題有非洲的工業革命,中國的大壩,跟遍佈於世界各地的核子融化爐等。
  • 以跟我對話過的威尼斯居民來說,與其去管理一個大家的未來問題 (威尼斯的下陷),不如去做自身確定有利的短期事情 (生意),然後叫更高的單位與其他人負責 (政府與世界)。

本文獲商周網站授權,原文刊登於商業周刊專欄部落格

JT

John Tao。年輕時住美國,與太太一起自助過六大洲,目前工作兩岸歐美跑,現下育有一女。興趣是拿相機當日記,將生活點滴記錄下來。
對攝影,旅遊或是寶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這新手攝影爸爸的FB。

看更多文章
鏡頭的角落粉絲團

延伸閱讀

如何在 旅途 中拍出歡樂的 陌生人 ?

器材重要還是腦袋重要?人文影像篇

到 奧地利 欣賞 邊境高山風光 玩 飛行傘

奇幻大地上的幸福 熱氣球 拍攝手法 分享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