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其他藝術的呈現方式,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認為,攝影的本質是瞬間、直觀與直覺性的。作為一個拋下高薪經理人工作、背起相機一個人去旅行的年輕攝影藝術家Hazel Tan(陳姿霖),用鏡頭探索的,不只是外在的自然環境或人文景觀,更是對自我內心世界的觀照。個性開朗活潑的Hazel,採用最傳統的單眼相機和手沖膠卷的方式,攝影的時候戴起隨耳機大聲唱歌,卻捕捉到時光流洩時的靜謐時刻。『對比』在她身上,形容的不只是她的黑白影像,更是她一收一放的快門真性情。

  • 展覽名稱:「Hazel,一個人的旅行」-- HazelTan台灣首場攝影展
  • 展覽時間 :6/9 (六)~ 7/28 (六),10:00-18:00 (或請預約夜間參觀時間)
  • 媒體預展: 6/6 (三) ~6/8 (五),10:00-18:00 (或請預約夜間參觀時間)
  • 開幕酒會: 6/9 (六) 14:00~23:30 (特別延長)
  • 特別企劃 :6/9 (六) 15:30&19:00 藝術家面對面:Hazel 的攝影心靈
                   (本時段由法國頂級艾碧思La Maison Fontaine特別贊助)

「我這樣一個人,我的人生,空空的缺少了什麼,失去了什麼,而那個部份一直飢餓著…。」村上春樹《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來自新加坡的年輕攝影藝術家Hazel Tan,曾經是一位知名外商公司的高階經理人,在每天衝刺的島國新加坡,過著快節奏的生活。經常往返亞洲各大城市進行市場開發工作。

「我這樣一個人,我的人生,空空的缺少了什麼,失去了什麼,而那個部份一直飢餓著…。」當村上春樹在書中寫出了靈魂的愛與渴,歷經了台灣、印尼、上海、北京、工作之後,在2007年,Hazel決定辭掉工作,放下一切,踏上自我追尋的『一個人的旅行』。問她怎麼能下定如此決心?她只說:「累了!」但是此刻臉上堆滿了滿足的笑容,這是她出發前所沒有的。

所以出走,對Hazel而言,成為一種治療、成為一種儀式。在觀光客鮮至的世界角落,聆聽被人忽略的聲音,與自己對話。她會花上整整四小時的步行路程,每天走到同一個場景,觀察場景的日夜變化,整整一個星期沒有停歇。宛若莫內描繪乾草堆,每日觀察光影的流動。她特別喜歡捕捉日出,象徵一種初始、宛若新生的姿態,疲憊的今天終究會過去,明天的日出一樣燦爛。

在Hazel的作品中,我們嗅得出一絲寧靜與純粹。寧靜是一種心理狀態,脫離了社會化不停衝刺的過生活方式,Hazel選擇停下腳步來觀看風景,這種寧靜,是出自於內心深處的喘息;而純粹,則是Hazel對攝影的堅持。用最傳統的膠卷方式,帶著五、六十年歷史的單眼相機,在暗房手沖,再次回顧自己生命出走的時刻。大量的黑白畫面,手沖相紙獨有的溫潤質感,除了黑與白,她的作品很少出現其他色彩,因為她不希望她的觀者被顏色所眩惑。Hazel嘗試用不同的視點觀看景物,一件水面倒影的作品之中,樹影投射,漣漪宛若薰煙裊裊,又令人產生不少遐思。

Hazel不喜歡拍人,頂多人的背影,她的畫面裡幾乎是大自然與人文建築的景色。『去地景化』是Hazel作品中的一大特色,她所捕捉的世間景物,從來不是什麼知名的景色,但在凝結在相片裡的那些畫面,又是那樣的似曾相似,好像曾經出現在自己的某個生命經驗或夢境片刻,時而憂鬱,時而寂寞,卻又在作品中得到撫慰。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在《明室》一書中提出:攝影影像的本質不是視覺的而是時間的存有。對於Hazel而言,每一張相片所留下的是快門走過的印記,是自我心靈的藝術探尋,是生命經驗的凝結瞬間。本次Hazel Tan台灣首場攝影展將捐出一件作品給慈善事業。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