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驚蟄之後、春分之餘,每年我都會造訪新竹山區,桃紅李白的美,田野間飄著蘿蔔淡淡的香澀味,伴隨著春蝶春蟲的甦醒,那是難以抵禦的吸引力;春的美,是開始也是極致。幾年來皆無法間斷,卻唯獨在今年被沉重的工作束縛無法成行……這陣子我常常想起春天夏天的那些精靈們,不自覺的,冬天就這樣結束了。春天來臨,元宵剛過時,在山上走著,心裡等的卻是驚蟄(國曆3月6日前後)…建議有意長期拍攝生態的朋友,得做好拍攝題材的日期與地點紀錄。

生態拍攝節氣紀錄

日期紀錄同時得作國曆與農曆兩種,並對照二十四節氣。這個標示資訊在日後要掌握尋找時段非常重要,因為節氣相對會對有某些特定物種的出現以及止歇等,對於野生動物植物長期的觀察拍攝用途,可用準確性往往遠勝於去記國曆日期。

放在心上的幾個春寶

春天八寶生於春止於夏,「升天、木生、斑鳳、黃星斑、黃領、歪紋、巒大、杉谷」,以往總是讓我難以抗拒牠們的現身誘惑,投入於朝聖區等候著;到底幾年了呢?唯獨今年已當時令,我卻沒有再次北上。春,獨自踱步於南部橫貫公路的崩塌溪谷,在碎石堆中看著升天鳳蝶們來來回回尋不到一處理想溪床,可以下來休息吸水,心中不能無感;是年紀大了吧……我有點想哭。

▲【升天鳳蝶】今年,我看著的時間多,拿起相機的時間少。我全身緩緩浸入溪中,接近在岸邊的牠,升天在岸邊,阿生在溪底。端起相機按了幾下快門後,就靜靜趴著欣賞升天的每個擺動,幾分鐘的會面,道不盡一年的思念,你真是太美了。

▲【歪紋小灰蝶】產完卵後,略作休息的歪紋雌蝶。只要牠願意停下腳步,不管見過幾次,仍是讓人驚喜萬分。(看到下翅的Y嗎?其實此歪名原本即是取Y紋之音)

▲【木生鳳蝶】曾有人說過,如果你見過50隻升天,大概就有機會見到一隻木生。木生和升天在型態上極其相近,但基本上還是有六個差異性;而在野外人眼所分辨的出來嗎?我覺得應該不難,氣質有別。你若見過兩者,會懂的~

▲【杉谷琉璃小灰蝶】原本蝶期就頗為短暫的杉谷,在南橫今年出現的時間更是如此,現身的幾天之後,卻似乎整個群體都神隱了;讓我摸不著頭緒。

▲【巒大小灰蝶】其實應該更早去尋牠的,我幾年來只遇過三隻新蝶。新穎的個體,直如絨毛玩具一般,毛澎澎的相當可愛;自己其餘紀錄的,都是脫色掉毛的老蝶居多,算是滿殘念的。

▲【黃領蛺蝶】弗論牠愛吃什麼,我不太想再去仔細敘述黃領喜愛的食物,詳情可以自行上網Google。如果你觀察的距離夠近,會發現這實在是隻質感細膩無比的美麗蝴蝶啊!

 

幾寶之外何是春

縱然春天八寶的定義如斯,但不歸納其中的,只要你熱愛生命,又何處不寶貝呢?

▲【銀帶三尾小灰蝶】這也是相當早就面世的蝶種,每年二月下旬就陸續出現蝶蹤,只是習性也大多高來高去,在三米以上的樹葉間活動著,否則此蝶停棲後的安定性可是名列前矛的。

▲【白腰天蛾】三四月份起,山區的各種天蛾種類也開始增加,一些大型的蛾類如長尾水青,這些天蠶蛾科成員也都在夜裡聚集在路燈附近。

▲【白痣廣翅臘蟬】牠才剛剛羽化,有看見牠後方有個透明的小殼嗎?很難想像幾分鐘前,牠還擠在這麼小的軀殼中吧!再過幾個小時,全身會由黑轉墨綠,然後變成最終的深橄欖綠色…

 

(春天,還可以找到哪些昆蟲朋友呢?)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