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攝影新銳: Alexander Binder 隱匿於真實中的異想世界

引言圖片-當代攝影新銳: Alexander Binder  隱匿於真實中的異想世界生於長於德國西南端黑森林的 Alexander Binder ,密不見光的針葉林所編織成的幽影幢幢是每天掛在他眼簾下的風景。也許在遊客心中德國黑森林是由童話與城堡所建構的世外桃源,但對Alexander來說,家鄉獨一無二的景緻既是靈感的來源,卻也同時是困乏無趣的牢寵,欠缺新知的刺激;Alexander最大的娛樂便是在鎮上的影帶出租店尋找各式各樣的恐怖片,反覆地看著 Tobe Hooper 的《 德州電鋸殺人狂 》一遍又一遍,沉浸於黑金屬嘶聲狂奏裡。

自製鏡頭捕捉荒野傳奇

明亮與黑暗瞬間交錯的剎那,視覺掙脫理性繩索如脫韁野馬飛躍,在錯綜的顏色與線條形體撲朔迷離間,激起尚未發掘的記憶,深處的恐懼如同掩藏於極地洋面下的廣漠冰山,在適應光線轉換、重新調校瞳孔焦距之前,排山倒海一傾而出。早已忘卻的,在襁褓時期所聽聞過的鄉野傳奇、魔幻神話,不可觸知卻在唇舌耳頰間窸窣絮語,想要置若罔聞卻又總是在午夜霧起時如網如咒撲天蓋地而來的畏怯驚顫與迷信禁忌,都讓毛細孔倏地緊縮心跳落了一拍。這或許就是Alexander Binder所追求瞬眼驚惶吧。對不到焦點的畫面、濃重卻又無痕暈染的色塊,找不到解釋的根基,卻似乎忠實掌握了心底潛藏的黑暗實象。


▲Infestation / Intrusion

 

Self-built lenses to capture the wild

人口密度低加強了人與自然的聯繫,成人對孩子的放任態度也給了他專注於自我愛好的空間。自十二歲開始,他就往來於林蔭密道,收集各種動物的屍骸,飛禽地鼠之類必不可少,鹿的頭骨和對角也是他為數眾多的珍藏之一。

十四歲時母親給了他一台簡便的塑膠相機,自此攝影成了他的愛好。金屬樂文化裡,經常將自創的神話與鄉野傳奇與音樂結合,同時講求現場表演所營造的戲劇效果。Alexander Binder就從熱愛的金屬文化和恐怖電影尋找靈感。他的模特兒通常是他熟習已久的朋友,而父親就是他最好的模特兒之一。三五好友一起走入山林踏上攝影行程,通常長達數小時甚或數天。身上只攜帶著最簡單的行囊,包括相機鏡頭和戲服面具,等待靈感與氣氛結合時刻的同時,踏在落葉殘枝上的腳步也引領著他們朝幽闇之心冒險。

他所呈現的,介於人與獸,如荒野神靈的存在,就像英國藝術雙人組提姆‧諾博(Tim Noble)和蘇‧韋伯斯特(Sue Webster)的雕塑,由標本、屍體、骨骸所堆砌,投影出人的形象,將死亡的隱喻包裝在人形的影子裡。Alexander Binder跋涉山林、出演幽怪,更是直視人性影翳的喚靈祭。


▲Infestation / Intrusion


▲Infestation / Intrusion


▲Traum II / Dream II

 

(Alexander Binder的鏡頭都是自己DIY?!)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