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自己很害怕宴席裡的尷尬場面,所以很不熱衷參加婚禮,但一心想在婚席界缺席的我,顯然這次又要破例了。對東京的好奇如昔,對日本婚宴更是初體驗,特別是對朋友此生一次的情義,無論如何,都要儘早飛到東京準備出席這場人生盛宴。

婚禮也要校對?

前晚,我看著飯店發出的婚宴流程、出席表上面寫著「四校」,沒錯,已經校對到第四次了,50位確定出席的朋友、長輩們所坐的位置都一一被安排妥當,沒有所謂「臨時有事」而缺席這檔情事。而筵席前賓客們所致贈的禮金袋(御祝儀袋、金封)都有規矩,諸如男女方親友該用的色系、禮金數目,也都維繫著所用封袋的款式與大小,甚至連封袋的華麗結飾、紙質也格外講究各有意涵。於是當將所有的祝儀袋排開時,個人的風格品味立現,全數來看,則可以窺看新人的交遊形態吧。

 

準時、按「錶」操課

這場在六本木的飯店的宴席佈置形式上,除了精緻高雅,與台灣相比其實沒有太驚人的差別,但每個座位都有個專屬名牌,座位上早擺好新人們的回禮,這讓我聯想到許多設計商店裡也因此闢有婚禮專區,為服務新人回禮所提供兼具品味與創意的數千到數萬圓禮物選項。而整場流程在飯店人員一絲不苟的以「分」為計的謹慎態度下按表(錶)進行。至於我與這場婚禮的交集,除了在圓桌上享用一道道精緻拘謹的個人套餐外,則被安排新人第二次出場播放「梅花」後,於15:30分用日文進行致詞。最後婚宴一如預定的在2個小時後準時結束,新郎新娘沒有意外地站在門口送客,分送著來自台灣的鳳梨酥餅,並且和賓客們合影留念。這時我看到來自大阪的梅西媽正在場外一一分送自己從大阪帶來的禮物,遞了我一袋之後還說:「等等,還有、還有」。這時,我好像突然理解到關於傳遞情感這件事情。

 

細緻的用心,讓人感受情感間的溫暖交流

我曾不解於表達情感該花多少的時間,或多少金錢才是足夠?距離很遠的朋友或家人,有時候沒有過多的時間彼此陪伴,也或許因為工作的緣故而不能常常相見,這時彼此的情意與關心可以化為禮物,傳遞到對方的手上。於是當我接到禮物的時候,早已不是禮物本身價值的多寡,而是對方花了時間、工作上的努力,成為具體的物品來傳達對人的感謝,情意的交流。更有時候,禮物的本身還不足以表達感謝,所以就花了更多的心思在包裝上,要讓每個環節都傳達了情意。對於30多歲,對於工作時間無法讓步的人生來說,感觸更深。

日本的包裝如此細緻用心,不只是為了好看、體面,更是滿溢著、迫不及待地想要讓你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暖交流。以前,或許會覺得麻煩,或覺得是不必要,因而略過一些細節,但我們的心意是否也就因此一起被省略了呢?我總覺得,能不能做好一件事情,往往就是在於自己重不重視,想不想把這件事情做到好,也許人人都想要成為獨特的人,差別就在於願不願意專注在你認定的那件事上吧!梅太太說:「日本的禮服雖然好貴,但是走起來好順暢不會絆腳,設計和服務業和很多行業都一樣,用心就有可能讓事情變得獨特而令人感動」。

延伸閱讀

在 上海世博 窺看城市創意

機場內,設計旅行

旅行途中的美麗意外

古今的京都庭園

吳東龍

台灣新竹出生的六年級中段班,主修工業設計,但也拿筆寫作書寫設計觀察、手握滑鼠畫圖描繪設計風格、指按快門寫真紀錄設計脈動。2006年起於台灣與中國出版個人的全創作系列書籍《設計東京》,現為設計專欄作家、書籍與視覺設計師,設計講堂規劃與講師,並參與展覽設計與相關企劃,文字與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09年成立《東喜設計工作室》,並於木馬文化成立並規劃《享讀》書系,發掘令人感動的設計,為多方位的設計工作者。部落格:www.tomicdesign.com

撰文/攝影:吳東龍 
本文同步刊載於 Stuff科技時尚誌 12月號/2011 第95期
如欲購買雜誌,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