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100的定位在哪?

兩種不同類型的相機,在「速度」上帶來不同類型的分歧。回到最開始的問題,我們要怎麼看待X100這台相機?嚴格說來,它與Ricoh推出的GXR是比較類似的相機,基本上他們的訴求都不是一般的消費大眾,而是定位在具備一定攝影知識的使用者。

這些相機有很多自定義設定,或者別具操控上的樂趣,為的就是為攝影人量身打造一個專屬的使用環境。也就是說,這些使用族群在選擇相機上,所權衡的部份並不一定是要全面性,而是加重於相機的某種特性上,但削弱的那部分,就必須靠自身去適應去調整。

▲F8,1/280s,ISO 200,+0.33EV,自動白平衡。


選擇相機其實是一門妥協的藝術。這些相機都具備很不一樣的個性,隨著需求的不同,我們也會往不同端的天平傾斜。想要能跟家人一起簡易使用的,或許可以挑ILDC,因為它方便又快速、介面也較「得人疼」。反之,想要獲得拍照賞玩的樂趣,寄望照片的畫質能夠好一點的,或許就可以挑像X100這種類型獨特的大感光元件DC。它們都值得把玩,只是得多花些時間、功夫來安撫它們。

▲F2,1/320s,ISO 800,+1.00EV,自動白平衡。

▲F3.6,1/180s,ISO 200,+0.67EV,自動白平衡。(註:色調由作者本人調整


X100在攝影圈,為何從一發表就可以討論的這麼熱烈?

X100實在是一台很令人難忘的相機。大概是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種外型的相機,發表至今一直都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期望它是古典造型P&S相機的復歸。在傳統造型與現代科技的應用裡面,可以看出來X100極力想讓兩者能夠並存而且發揮最大的魅力。

▲F5.6,1/40s,ISO 800,自動白平衡。(註:色調由作者本人調整


X100的混合式觀景窗雖然不錯,但有些按鍵與操作上的搭配則有點讓人費疑猜,還多了對焦、儲存速度緩慢,在介面上(包含選單跟硬體上)的不適應也造成跨入的門檻更高。比起現在流行的ILDC們,可說是難以讓人親近的相機。如果能跨越這個門檻,所獲得的照片,絕對是讓人歡喜的。我想盧梭說過的一句話,用來說明面對X100的情感是最好不過了。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中。」

▲F2.5,1/105s,ISO 800,自動白平衡。


當然,它慢慢來的個性讓人難以接受,望之卻步。說穿了,不過是期待過多,所帶來的遺憾。只是在本質上,就以產出「好照片」來說,X100做的很好,甚至可以說這件事讓我們忽略許多X100的缺點。真要給X100一句話當做尾聲,我想「矛盾」會是很好的一個詞。簡單來說,X100真的是一台很難用的相機,用過這麼多相機,會讓我說出「難用」這個字眼的,恐怕只有X100。不過,說起「難用」的相機,不少人應該也會想起Ricoh GRD這台相機。

至今,我還是很喜歡GRD系列的相機,或許定焦相機不容易適應,又或者是繁雜的設定,讓人不易上手,甚至它們的價格都是高貴不易親近。但GRD系列畢竟是一台小DC,即使是不做任何個人的設定一樣可以拍,用起來跟傻瓜相機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是有些浪費而已。

▲F2.5,1/105s,ISO 800,自動白平衡。


剛開始,我也給X100前所未見的期待,但頓然發現這台相機似乎不盡然能符合己意,有些需要克服的弱點,爾後,才慢慢發掘出X100的內在。這個歷程,我想或許也跟諾曼‧文森特‧皮爾牧師(*註)所說的一樣:「在你心裡埋下期待的種子;培養預期到達的想法。相信自己有能力克服所有的障礙及弱點。」

不管是怎樣的選擇,都別忘了我們在追求「美」,而不是「完美」。

▲F2,1/4s,ISO 1600,-1.74EV,自動白平衡。(註:色調由作者本人調整)

註:諾曼‧文森特‧皮爾 (Norman Vincent Peale, 1898-1993) 是「正面思考」理論的先驅之一。他同時是牧師及作家,最有名的著作為「正面思考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 )

 

(後面還有X100的實拍照片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