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想分享一個故事。我覺得人與人的關係就像是一個CIRCLE,這件事情我從來不會明白,直到我真的遇到,於是我相信遺失的東西可以失而復得。去年的家族聚餐,阿姨告訴我說,她參加了個旅行團,到京都一個溫泉飯店住了一宿,感覺很棒,建議我去看看。我把這句話放在心上,今暑我就特意將這間飯店排入行程裡。

於是我自己上網訂了房間,飯店沒有要求先付款,一直到訂後兩週抵達前,內心還有點忐忑到底飯店有否幫我保留住宿?沒想到才到了門口,問了句話,接待人員就用精確的日語唸出我姓氏的發音(因為常有人誤讀),說:「吳先生,裡面請。」飯店櫃台還特別安排了一位中國服務員來協助。飯店很大,價格也不斐,溫泉泉質尚優,餐點也道地豐盛,精緻也細心,不過嚴格說起來,在我住過的眾多飯店裡,設計與細節堪稱細膩,但似乎還少了些什麼。

 

相機掉在電車上!

這天是這趟日本行程的最後一天,我搭接駁車離開飯店,準備往下一站出發。也許是因早起顯得有點疲累,搭電車時打了個盹,車子到站後匆匆下車,便再轉搭公車往湖端的美術館出發,一直在公車上才驚覺相機落在方才的電車上了。我深覺自責於不應在旅途中發生這樣的事情,但也只能按既定行程逛完美術館之後,再搭車回到原車站請站務人員協尋。照常理講,走到了這般田地應該已經會覺得無望, 儘管我也認為理是難以找回,但還是覺得此事絕不可就以消極地悲情劇收場,尤其這個場景發生在日本京都的近郊,沒有太多外地觀光客,理應是有理由尋回的,於是我試圖多做一些努力。

我與車站站務人員說明遺失相機的品牌型號、地點、時間,站務人員抱歉地表示沒有找到失物可供招領,於是我想留下飯店的連絡方式和接待人員姓名,萬分之一有尋獲的話,便可和飯店連絡,接著便往機場方向搭車離去。在關西機場,我致電了飯店懇請他們協助留意,便上了返台飛機。回到台灣機場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我打開手機竟收到一封郵件:「吳先生,您的相機找到了。」飯店說,他們會派人去幫我領取,但需我先去電招領處告知代領者姓名,我以為相機很快就會回來了,其實不然。

 

招領的過程,意外的串連在一塊兒

相機回台的路上並不順利,一個是電池無法寄送,另一則是需要繳付關稅。過了一週,飯店告訴我說相機在關西機場待寄了,隔日又來信說有些問題,物件被退回來。此事竟顯得有點複雜,當我考慮是否要請飯店寄給日本友人,他們則是告知我:我們已經請台灣旅行社的領隊給您帶回去了!而這個旅行社,竟正是阿姨當時參加的旅行社!

請容許我用「阿姨」二字最為文章開頭與結尾的串聯,好像這正就說明了,從圈的這點出發,繞了圈又從回到了同一點,完結了一個CIRCLE。當時覺得少了驚喜的飯店,在當我打開包裹拿回相機那刻,竟讓我習到了人生更寶貴的一課。

 

一期一會,用最誠摯的精神待客

我回想到飯店裡掛有一幅字,寫著:「一期一會」,亦即將每次彼此的會面當成是最後一次,要用最誠摯的心來款待彼此。這顯示出最美的人際關係,不是消極的因僅此一次所以等閒視之,而是因為就只有這麼一次,所以才要把最好的一面分享彼此,反而,卻變成了人們無法忘懷的餘韻,也是牽起下一段緣份的開始。人與人的關係,正是因為無常而顯得珍貴,在我35歲的時候,竟然才漸漸感受得到,這種只能意會無法言傳的真實感受。

生命的累積就是這樣吧,種下了什麼因,就結什麼果,想要身體健康就得多吃健康的食物;想要做出好設計,生活的體驗要豐富、視野要夠寬廣,如果沒有辦法到處旅行,那就先透過閱讀,去經歷、去想像這些美好。隨時隨地為下一刻的美麗相遇作準備,我是這樣想的。

 

延伸閱讀

吳東龍 專欄:機場內,設計旅行

吳東龍 專欄:落地 台灣 的 日本設計

吳東龍 專欄: 忽然, 京阪 一週

吳東龍 專欄:在 上海世博 窺看城市創意

到 日本東京 買 相機,3C賣場攻略 指南

吳東龍

台灣新竹出生的六年級中段班,主修工業設計,但也拿筆寫作書寫設計觀察、手握滑鼠畫圖描繪設計風格、指按快門寫真紀錄設計脈動。2006年起於台灣與中國出版個人的全創作系列書籍《設計東京》,現為設計專欄作家、書籍與視覺設計師,設計講堂規劃與講師,並參與展覽設計與相關企劃,文字與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09年成立《東喜設計工作室》,並於木馬文化成立並規劃《享讀》書系,發掘令人感動的設計,為多方位的設計工作者。部落格:www.tomicdesign.com

撰文/攝影:吳東龍
本文同步刊載於 Stuff科技時尚誌 10月號/2011 第93期
如欲購買雜誌,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