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McCurry在家中拍攝世貿大樓倒塌的情景。(photo by Steve McCurry)

Allen Tannenbaum:我家離雙子星大樓只有六個街道的距離,從臥室就可以看到雙塔。當天早上我和妻子還在睡覺,聽到巨大的飛機聲呼嘯而過,宛如站在飛機停機坪一樣,這架飛機絕對是飛的太低了;飛機接著便撞上北塔,妻子大喊這是恐怖攻擊,我迅速的穿上衣服和球鞋,忘了穿襪子就抓起相機便前往事發地點,我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景象。我用的是Canon D30和Canon EOS-1底片機。

到了現場時,你必須克服你身在紐約市的事實,保護好自己的安全,拿出所有專業攝影技術。當我在北塔三個街口之外,我聽到另一聲巨響,這是飛機撞進南塔的聲音,我一邊心想"這是我最後拍攝的機會"、一邊躲過像是大雨般落下的建築物碎片。我拍了很多受傷的人,直到警察對我喊:你該趕快回去,這裡很危險。

 

 ▲世貿大樓倒塌時,在街道上迴避的民眾。(photo by Allen Tannenbaum)

Suzanne Plunkett:原先是在拍攝紐約時裝週,前一天拍完Marc Jaccbs的秀,9月11日當天則是要拍攝孕婦時裝秀,當天我是被BB Call傳來一則"911"的訊息吵醒。我後來前往世貿,從地鐵站出來便看到人們一直朝著我的方向而來,就在我拍了幾張照片後南塔開始崩塌,我們躲在一間辦公室,等狀況好一些時我便用外套綁住我的嘴和鼻子,找了一間電子商店,用筆電傳了三張用手機拍的照片。

▲世貿大樓倒塌時,在街道上迴避的民眾。(photo by Suzanne Plunkett)

Todd Maisel:早上拍攝原定計畫的工作,不過我從監聽無線電中聽到有飛機撞進雙子星大樓其中一個塔,接著我看到ESU (Emergency Service Unit)的車輛從我眼前呼嘯而過,我決定跟隨他們到現場。我有兩台Nikon D1s。在南塔崩塌後,我在現場拿了水清洗我的喉嚨,並進入黑暗的街道中尋找生存者,後來在瓦礫堆中發現消防隊員Kevin Shea,他是全分隊唯一倖存的隊員,因為他被奉命去拍攝大廳的建築,他雖然脖子受傷、失去了拇指,但他活下來了。911事件後我加入了軍隊,成為第一海軍陸戰隊遠征部隊的隊員。

▲113分隊的Lt. William Roberts(Photo by Todd Maisel)

Yoni Brook:我在紐約大學剛邁入二年級,那時我正在實習。當天聽到別人傳來的廣播說飛機撞上雙子星,當時我不予理會,沒想到後來看到雙塔著了火,我決定待下來。當時我的底片全部都是過期的富士800度底片。事發後,我一直在事發地點走動,直到下午五點我都還無法以編輯的角度面對一切,當時我心想"天啊!我在這邊獨自一人"、"我忽然發現我是多麼的脆弱"。

▲世貿遺址。(Photo by Yoni Brook)

Gulnara Samoilova:我正在睡覺,我被撞毀的飛機聲吵醒。原本計畫前幾天要前往莫斯科工作,但因為健康因素取消。我冰箱有整櫃的黑白底片,我選擇拿自己的相機、而不是工作用的相機和彩色底片。大約5分鐘之後,電視報導有另一架飛機撞上南塔,我同時也聽到窗外傳來巨大的撞擊聲。

到現場後,我看到許多人在建築物上方跳樓,但我不能拍下這些景象,我有去過一次世貿頂樓,我記得有多高,而這些跳樓的人必須用雙眼親身體驗。我選擇走回家,並且在遠方拍攝一張冒著黑煙的景象,直到底片洗出來才發現畫面中有兩個人跳樓。南塔開始崩塌時,我舉起相機,從取景窗看到南塔崩塌的模樣,我只拍了一張照片,路人開始喊快跑,我最後躲在一輛車子後面躲避建築物崩塌帶來的灰塵,當時聽不到、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紐約客對世貿雙子星大樓燃起大火的反應。(photo by Gulnara Samoilova)

▲攝影師在洗完底片後,才發現拍到跳樓的民眾。(photo by Gulnara Samoilova)

▲Gulnara Samoilova在逃離中拍下南塔倒塌的情景。(photo by Gulnara Samoilova)

▲沾滿灰塵的倖存者。(photo by Gulnara Samoilova)

▲9月12日清晨世貿遺址的景色。(photo by Steve McCurry)

延伸閱讀

攝影自由?你必須瞭解的拍照權利

CSI 犯罪現場 : 用數位相機搜證準確嗎?

用鏡頭觀看最真實的世界 拍攝紀實攝影的概略提要

德國消防演習之 微光人像 外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