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得天獨厚的地理文化位置,可以看到不論是在鄉間小路,還是大城市小角落,每一刻都有令人感動的故事正在發生著。在DIGIPHOTO網站絕「攝」名景召集令脫穎而出的QPhoto,他就像《 型男飛行日誌 》裡頭的 喬治克隆尼 ,因工作需要所累積的飛行里程數,已不是我們所能計算。走過 美國 優勝美地 、見過 法國 坎城 風采,行經 新疆 、 尼泊爾 ……,在某日下午回到家鄉 台北 ,一時興起短短兩個小時的 象山 之行,讓他看見不一樣的台北天空。

從底片到數位 器材選擇

QPhoto因為第一份工作是在廣告公司上班,常會接觸到商業攝影,進而對攝影產生興趣。QPhoto說:「那時存薪水就只有兩個要買的東西,一個是交通工具摩托車,另一個就是相機。」Nikon FE2就是在三十年前,用第一份薪水買下的。那時年輕有體力,常背著相機騎著摩托車四處南征北討,但後來也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把相機冰凍起來。

過些年,在不惑之年購入人生的第一台小DCSony),那時CCD的畫素,還只是640×480的大小,而單眼相機一台也是要二十來萬,直至Nikon D70的出現,才擁有第一台數位單眼,當然今日單眼的發展,已不可同日而語。

▲QPhoto的第一台數位單眼-Nikon D70。

當初拿底片機拍照,都是使用正片,完成拍攝是前製的部份,而後製則是沖洗,在當時台北也只有兩大家正片的沖洗店,QPhoto打趣地說,就算你跟櫃台妹妹的交情再怎麼熟,她也無法幫你控管後製的部份。所以他會開始使用數位相機創作,純粹只是不想再把自己的命運交付給沖印店。從QPhoto的身上,可以發現底片與數位的替換,是「需求」上的轉變,或許這也是無法抗拒的時代潮流吧!

問即是否想更換相機系統時,QPhoto坦白地說每天都想要換,人對物質的追求是無止盡,但從現實面來看,背後所累積的鏡頭,實在無法讓他說換就換,況且在藝術的創作上,他認為設備是其次的,在現在使用的系統還沒讓他感到失望前,目前是還沒有更換相機的打算。

 


▲Nikon D300及D700現在是他創作的得力助手。

 

誰能預知 你將看到人生旅途風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得經年累月地在世界各地四處漂泊,對QPhoto來說,這也算是比一般人幸運的地方,可在工作之餘,領略世界之美。想表達自己對於藝術的愛好有很多種形式,他就把攝影視為是其中的一種,進而從創作的過程中,獲得滿足。

從他照片的構圖可以發現,似乎跟我們常看到的井字、三分法構圖不太相同,在工作的耳濡目染之下,他觸及的視覺構圖與一般正規的訓練不太一樣,這讓他在拍照時,會先想好背景應該是出現什麼,精確地安排好各個主配角該出現的位置。

跟十五年前那灰濛濛的天空相比,現在的台北變漂亮了,在拍攝得獎作品「風雲際會」,QPhoto一時興起花了兩個小時,就捕捉到台北天空的不同表情。想要讓自己的照片有更多不同層次的表現,可能也是需要歷經時間的洗禮吧!

▲臨時起意,就往象山上去了。

▲QPhoto於DIGIPHOTO網站絕「攝」名景召集令脫穎而出的作品,於象山拍攝台北的天空。


▲從象山上望向台北101,約晚上七點多的天色變化。

 

(熟悉自己手上的器材,才是拍好照片的先決條件,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