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鳥遷徙、寒冷降棲、育雛防衛等行為,飛羽(野生鳥)展現非常多彩的生物多樣性;這些多樣性,正是許多鳥人(賞鳥、拍鳥)極力追逐的吉光片羽。 飛羽攝影 難在鳥兒完全不受控制,而且槓龜的機率非常之高。不過在拍到自然又完全野性的畫面時,那成就感更是無價。

 

像是呼吸一樣自然,飛越大地與海洋是演化的結果;
我們所駕馭的不是只有風,基因驅動著雙翼,這世界只是我們的駐足點。
我們屬於天空,和鳴只為歌頌天地的美好;
然而,時光流過,原本的停留地逐漸變色;
無法停留休憩之下,我們只能永遠飄蕩天際。

▲ 赤腹鶇,普遍冬候鳥。

台灣是東亞冬候鳥南遷的第一站。對於遠道而來的嬌客,個人覺得應該保持好自然環境;才能夠在迎來送去之間,讓這些美麗的鳥兒補充妥體力與能量,往南遷徙。甚至,有的候鳥會因為台灣的生存環境太好了,不走;植物園、台大校園園區的鵲鴝,關渡一帶的埃及聖環,都屬於此類(迷鳥)。

除了候鳥之外,台灣本地的鳥兒更是一絕;每每吸引國外賞鳥人士,不惜遠渡來台,只為了親眼目睹丰采。


▲ 台灣藍鵲,台灣特有種。


▲ 台灣藍鵲,台灣特有種。


▲ 金翼白眉,台灣特有種。

老生常談的一句話就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意即,拍鳥人如果想要有比較大的機率拍到鳥,麻煩比鳥兒早起吧!


▲ 白頭翁,普遍鳥。


▲ 筒鳥(中杜鵑),台灣夏候鳥。


▲ 五色鳥,台灣特有種。

在野外要找鳥,已經是不容易的事情;找到不見得拍的到,拍到還不見的會清楚;拍一張優美的鳥照片要構圖,構圖還需要場景與光線。等到萬事俱備,鳥早就飛了!所以,不少鳥人遇上鳥兒的時候,都先求有在說,入袋為安;真的運氣好到一個程度,才能有機會求光線、求構圖、求場景。


▲ 小白鷺,普遍鳥。

本文章使用鏡頭是Canon EF 300mm/F4.0 L IS USM,也有使用Canon EF 100mm/F2.8 USM。

(想知道鳥兒要怎麼拍嗎?請見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