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中學工藝課有一堂課是作銅雕。老師發給每人一片銅片,各自可以挑一個圖案用鑽子沿著圖案打凹洞,最後再用化學藥劑讓銅片定色,就變成一件漂亮的作品。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看似呆板機械般的重複動作,也能夠成就獨一無二的藝術。

工業化太久,我們早已習慣同質大量並且價格低廉的量產品,並且將之摒除在工藝品外。但在這些產品進入泰勒化產線之前(我們或許還可以稱它為「作品」),也是因為它擁有特殊獨到的特色,可能是美麗的外觀或使用的便利,才讓這些作品得以被量化複製,進入到消費者的手中。

 

釘子也能作畫?

陳浚豪在去年年底的之乎者也(The way of nailing)展覽中,展出了以工業用蚊釘為主題去臨摹水墨,作品包括了唐宋等各朝各代不同名家的畫作。令人備感興趣的,就在於使用在室內裝修的蚊釘,與傳統筆墨之間不可思議的相容性。

蚊釘的功能,本來只是用來結合材板,但當數十萬乃至於數百萬根的蚊釘,被細心的排列聚集在一起時,半立體的突出加上投射的光影,讓這些圖案也有了水墨想表現的濃淡疏密,甚至能隨著欣賞者位置的移動,而有不同的視覺變化。

陳浚豪用工業元件表現藝術的手法讓人佩服之外,也提供了另外一種關於工業,關於複製,關於數量的不同想像。住在英國伯明罕的 Walton Creel,也用了這種量化的方式來描述對藝術的想法,不過媒介更誇張了些,每一個構成畫作的基本元素,都是一槍一槍打出來的。


▲去年年底,在陳浚豪的之乎者也(The way of nailing)展覽中,他以工業用蚊釘為主題去臨摹水墨,作品包括唐宋等各朝代不同名家的畫作。

 

手槍也能搞藝術

Walton Creel 在布上構圖後,就對著草稿開槍射擊,由於射擊的後座力,讓Walton Creel 每幅作品都有自己的生成和不確定性,雖然作品是不斷重複的勞動,卻有獨特的生命力。畫作的主角都是動物肖像,也是和槍枝與子彈作呼應和諷刺,展名取為「Deweaponizing the Gun」,讓手槍不再只是武器的負面使用,也可以成為一種藝術。

經過大量不斷重複的勞作創造出來的畫作;生產線上單一動作分層組織而成的消費物件,單件作品和量化產品,前者是藝術,後者是設計,這兩者間的界線和距離或許不如我們想像中的如此清晰而遙遠。


▲在布上構圖後,Walton Creel就對著草稿開槍射擊進行創作。

延伸閱讀

何孟修 專欄:戰爭下的犧牲者

何孟修 專欄: 愛 請即時

何孟修 專欄: 讓雨天更有梗

那些 我所看見的 視界 :幸福之外

那些 我所看見的 視界 :水鏡森林

何孟修,Shawn

國內知名設計師,現為25togo Design Studio的創辦人。05年25歲在「25togo:我我觀點。我我輯」的個人部落格,以獨特見解及幽默筆吻,分享來自國內外充滿創意新奇的設計單品;07年成立25togo品牌,推出許多有趣的、實用的設計商品。著有《幽默創業力》、《設計,無所不在》。

撰文:何孟修 圖片提供:Walton Creel、非常廟藝文空間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03月號/2011 第86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