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一個法國的探險家「發現」了—菲律賓中部Occidental Mindoro西岸的Pandan島,從此,這裡就變成了潛水愛好者的天堂,到現在,島上供應的還是法國菜。

如果在地圖上看這個島的位置,就會發現這個島嶼距離首都馬尼拉有多麼近

既然菲律賓是一個如此人口稠密的地方,怎麼可能在現代,還有歐洲探險家像十四世紀的探險家發現新大陸那樣,宣稱自己「發現」一個全新的島嶼呢? 很顯然的,這個所謂的「發現」,不是對菲律賓而言,而是對於這個不知名的法國探險家本人,或是對東方充滿無知的西方世界。

 

我用這個故事,時時提醒自己

我對旅行的熱情,不會發現一個全新的世界,世界一直都在那裏,無知的只是我自己而已,但是透過旅行,我卻可以「發現」一個全新的自己,因為我要放棄所學所知,抱著白紙般的心,讓自己被世界塗抹作畫,我要透過unlearning,重新認識地球跟地球上的生命。

如果說旅行讓我認識世界,NGO的工作,則讓我從一個大眾眼中的菁英分子,正視內心對自然、農事的回歸。我從小的夢想是當農夫,可是台灣對教育的重視,卻讓我不得不走向成為一個對自己的生命沒有熱情的知識分子的道路,在這個每個人都想當專家,成為權威的時代,我卻從古老的農業中,深刻認識到人遠遠比技術更重要的道理。

   

 

一個完全不懂農事的城市人,要怎麼用農業去感動語言、文化都完全不同的農人?

心理學中傾聽的技巧,要怎麼用在傾聽大自然,知道要怎麼幫助土地發揮力量? 一旦有了一點成果以後,又要如何藉著公益旅行,去感動原本不在乎的人? 這些都是學校沒有教我的事,更糟的是,我開始發現過往對知識的學習,甚至開始阻擋我看清前方的路,於是我開始「unlearning」的探險旅程─拋棄所學知識跟舊的習慣,以成為一個接近自己所喜歡的人為目標, 停止跟其他人的競爭與比較,重新回到人生的原點,讓自己在國外透過從事NGO的工作,重新回到當一個農夫的夢想道路上。

 

透過自省,在舊世界中出發去找尋新世界,是許多現代人共同的願望

2 0 0 8 年開始, 英國著名的生意人「moneyless man」馬克‧波爾(Mark Boyle)選擇在不使用金錢的情況下,生活了長達18個月之久。他的書《無錢之人》在英國當地的盈餘也都將會被用於他所創始的「自由經濟社區」作慈善用途。這個所謂的自由經濟社區,其實只是經濟理論當中簡單的供給與需求原則,根據這個原則,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別人的「供應商」。你幫助過的人也許不會直接回報你,但在你需要的時候,你也將會找到願意順手幫助你的人,這個生態系統是基於付出與回報的有機循環。

因為如此,我身邊有越來越多的朋友成為WWOOF(有機農場義工會)的一員,藉著在有機農場一周幫忙20到30個小時,交換免費的食宿,也會因此學到很多原本需要付費才能得到的專業技能。類似這樣的成功模式,已經有很多,這些都不是甚麼複雜的理論,畢竟關於這個世界的所有答案都攤在我們眼前,我們只需要拋下標準答案,具備享受「恐懼」的能力,就會發現全新的美麗世界。

 

延伸閱讀

褚士瑩 專欄:前進 以色列 尋找有機農業

復古風再起,老舊新玩意兒 酷品介紹

吳東龍 專欄:感受2010東京設計師週

豎起耳朵: Ashcraft Aria 頭掛式耳機

褚士瑩

現任國際NGO組織顧問,包括盧安達綠色生質能源計畫,英國碳權組織總部特別顧問等。無論在地球哪一個角落醒來,早上都會先喝咖啡。每天上網兩次,每次三小時四十七分鐘。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世界各地航海。著作有《蓋滿愛心的護照》、《世界離你並不遠》系列等40本。

 

圖片提供:Pandan Island Resort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01月號/2011 第84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
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