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宣佈推出被暱稱為Fmail的「現代化訊息系統」(Modern Messaging System),這個號稱殺手級的訊息系統其中最重要的核心概念,就是不以訊息的來源(email、簡訊、或是Facebook本身),而是以「朋友」為訊息的歸類。

以交友圈為核心價值

而朋友卻是Mar k Zuckerberg在創辦Facebook的過程中最弔詭的角色。先不究社群網戰(Social Network)的真實性有多高,同樣經過與朋友一同開創新事業體的人,一定對電影中的那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公司祕辛津津樂道。

 

本來是為了同樣夢想奮鬥的朋友

一牽扯到金錢、權力,就容易開始分崩離析,賺錢為分紅爭執,虧錢為方向吵架,誰有權決定什麼事情,誰留下誰走人。Mark Zuckerberg 在片中跟Eduardo Saverin之間公私合作的關係,很表面的看來令人格外同情Eduardo,不過回頭想想,當Facebook正在加州處在極其亢奮的擴張狀態,Eduardo卻在紐約用他的方式替Facebook做沒有成效的工作。

沒有功勞只有苦勞的結果值不值得?

在電影中Mark Zuckerberg給了他的答案。你有沒有跟上去?人生充滿著許多選擇,要冒險要保守,每一個轉彎都決定了後來的命運,無關對錯。只是夢想要變成實際就會出現現實的考驗,新辦事業縱然是理想與生活方式的的實踐,但若是方向沒有抓對,很可能就會錯失上車的機會。

 

大家都在做椅子。如果我可以做出比人家都好的椅子,那為何不做?

這話是我對於本片印象最深的一句。(一方面也是因為連珠炮般平板工程師邏輯的對話,讓我很難接收訊息)。一個好的創意若是被一個執行度很差的單位實現,絕對出來的東西令人不忍卒睹。反之,一個很爛的創意被執行度極佳的單位去開發,結果又是如何?這中間吊詭的地方,就在創意與執行之於成果的權重比。就我看起來, Mark Zuckerberg 的確是剽竊了Winklevoss兄弟的創意無誤,但我們假設若是Facebook的創意當時真的給了Winklevoss兄弟去執行,現在會不會有這間價值超過兩百億的公司?我想大多數人心裡是打問號的。

作為一個以創意導向的設計公司老闆,我在這邊困住了。

創意理當是有價值的,但是它有沒有價格?這個價格有多少是來自那靈光一現的契機,有多少又是來自後續的執行成效?就像Mark Zuckerberg 駭入校園網路一樣,到底是犯罪、還是替學校檢查出網路漏洞?我們該以成敗論英雄而休論過程種種,還是很娘砲阿Q的安慰自己至少努力過了?本人尚無定論,不過電影很好看。

 

延伸閱讀

何孟修 專欄:運動之境

何孟修 專欄:微觀的趣味

何孟修 專欄:文字的設計性格

褚士瑩 專欄:前進 以色列 尋找有機農業

何孟修,Shawn

國內知名設計師,現為25togo Design Studio的創辦人。05年25歲在「25togo:我我觀點。我我輯」的個人部落格,以獨特見解及幽默筆吻,分享來自國內外充滿創意新奇的設計單品;07年成立25togo品牌,推出許多有趣的、實用的設計商品。著有《設計,無所不在》一書。

圖片提供:博偉影業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12月號/2010 第83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