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的姪女,在魁北克的學校念了兩年的法語,期末放暑假的時候,有一天跟家人在波士頓的義大利區我最喜歡的超小型家庭餐館,只有三、四張桌子的Café Calamari(花枝咖啡館),一塊吃美味的義大利料理。

當天我們的前菜點了一盤炸花枝(fried calamari)

主菜點了aglio e olio(用蒜頭跟橄欖油炒乾收汁的料理) ,拌墨魚汁做的黑義大利麵炒墨魚碎末,還有點著燈籠的深海鮟鱇魚(monk fish),加上半瓶產於義大利西西里島西部的一個小鎮Marsala釀造的葡萄甜酒。魚排跟甜酒一起用大火將酒精揮發後,煨乾成濃稠醬汁加上乾辣椒跟新鮮番茄在橄欖油中炒成的fra diavolo(直譯就是很傳神的「魔鬼的弟兄」)醬汁乾燒大明蝦跟干貝等海鮮,即使是最挑剔的少女的胃,也能得到大滿足。

就在這時,我的姪女用很幸福的語調說:「我還記得,calamari是我學會的第一個法文單字…」原本已經打算要找牙籤剔牙的我,被這突然的話語驚嚇到,跟我姐姐,也就是姪女的媽媽,面面相覷。

 

「calamari….怎…怎麼會是法文?」

我簡直說不出話來。「對嘛!拜託!你的法文都讀到哪裡去了?」我的姐姐也不甘示弱,「calamari一聽就知道是日文…」還好我手上沒牙籤,否則肯定戳進牙齦深處了。

那個暑假過後,我的姪女就離奇地轉學到康乃狄克州了(不知道跟墨魚事件有沒有直接關係)。住宿學校同寢室的室友,一個是韓國混血的美國人,另一個是瑞士人,希望從此能夠得到多元文化的薰陶,進一步了解法語跟義大利語的區別。

▲名門私校像是巨大的墨魚俱樂部,讓我的姪女把義大利餐裡的calamari當成法文的魁北克學校,或許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差啊!

開學的第一天,我被指派到宿舍幫忙搬家

既然冒充新生家長,只好跟著去參加校長的歡迎致辭,一千兩百多英畝的廣大校園,六個年級加起來卻只有五百個學生。這學校從1906年創校一百年來以來,怎麼算也有好幾千名畢業生,當場還看到不少幾十年前畢業的校友戴著名牌來參加開學典禮,想必是個讓畢業生引以為傲的好學校罷!校長一開口,果然就自豪地說他自己就是1960年代畢業的校友。我跟著所有來自四十一個國家的家長們一起坐在這個屬於福音教會的學校教堂裡,滿懷期待校長告訴我們,到底這所學校,是不是有甚麼全美國第一的紀錄,像是曾經出過幾任總統,幾任大法官,州議員,參眾議員,改變世界的經營之神企業家….等等。

 

就在這時,校長說出讓我永遠難忘的歡迎詞

「各位家長,大家好!相信有些人已經知道了這個大好消息,本校最近被紐約的洋基雜誌(Yankees Magazine),評選為全美國…」校長突然停頓,深呼吸一口氣,讓我緊張得心臟快要跳出來了,接著紅光滿面的說,「…全美國最佳賞楓去處!」登愣---!突然我有點後悔.....

延伸閱讀

帶你邊拍邊吃 創意中式料理 : 寒舍食譜

帶你去吃 義大利料理 餐廳: Albero

帶你去吃最有名的 日本料理店: 三井 CUISINE M

 

褚士瑩

現任國際NGO組織顧問,包括盧安達綠色生質能源計畫,英國碳權組織總部特別顧問等。無論在地球哪一個角落醒來,早上都會先喝咖啡。每天上網兩次,每次三小時四十七分鐘。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世界各地航海。著作有《蓋滿愛心的護照》、《世界離你並不遠》系列等40本。

 

 

圖片提供 : www.yelp.com/biz/the-daily-catch-boston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10月號/2010 第81期
如欲購買,請來信csc@cite.com.tw洽詢歡迎加入STUFF科技時尚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