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糖水片之於攝影,是糖還是毒?相信大家都有各自的看法。有人覺得它無可厚非;然而,也有一些人反對糖水片。

何謂糖水片

「糖水片」是對岸攝影圈的用語,流行於數位相機普及之後;其實我們在台灣也流行拍攝這種東西,只是用詞不同。顧名思義,糖水是很甜、很普通的食品,喝太多不好,尤其怕胖的人。「糖」代表美化、虛飾;「水」平淡而普遍,意味著無創意、唾手可得。而在攝影圈所謂的「糖水片」,泛指攝影「賞心悅目、一看就懂、很漂亮、但也很普遍、不特殊」的照片。

其實,放眼各大攝影平台、業餘比賽、乃至於月曆明信片經常可見的美女、夕陽日出、荷花、兒童,大多屬於這類糖水片。他們共通的特點是:很漂亮、很普遍,少有特殊的攝影技巧和創意;只要攝影器材和技術達到一個基本門檻,人人都可輕易拍出糖水片。

糖水片是糖還是毒

在2007年,大陸舉行了「糖水片座談會」,不少攝影家發表看法。

藏策認為糖水片是「打著美的名義的視覺俗套」。李有祥更直接的說:「糖水片就是一些沒有多少思想內容的照片,說白了就是一些垃圾片。」與會攝影家認為,糖水片現象的產生,主要是因為數位相機的出現,降低了攝影門檻,以及攝影者素質問題造成的;大量的複製和隨意拍攝,使照片缺少思想性和內涵。

蕭沉則對糖水片進一步的下定義:

  1. 只有技術,沒有藝術。
  2. 只有構圖,沒有意圖。
  3. 只有感官美,沒有心靈美。

按照以上說法,我必須承認,這幾年我自己也拍了大量糖水片;甚至於近作中也以這纇照片佔了大多數!

其實,糖水片之於攝影,是糖還是毒?與會者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覺得它無可厚非,陽光認為:「沒有必要把所有以自娛自樂為目的的攝影大眾,都往嚴肅的藝術領域裏驅趕。」他認為與其一開始就批評糖水片,不如讓它各得其所享受生活,順其自然促進修養,這樣,我們才能看到專業攝影與大眾攝影的多樣性繁榮。

然而,也有一些人反對糖水片,例如蕭沈對糖水片持有比較嚴肅的看法,他認為糖水片並非如某些評論者所說的是什麼「無害審美」。蕭沈認為我們在談論糖水片的照片,多半是討論那些公開發表的作品,包括比賽得獎、媒體刊登,或在商業場合展示的照片。這些照片眾視野,對大眾的審美有引導作用,可能會造成誤導!蕭沈舉例說,專業人像攝影師過度後製、美化,會讓大眾認為這樣才美,他說:「這種建立在虛假基礎上的審美標準與趣味,就構成了對缺乏審美經驗的大眾的誤導。」

以台灣而言,有人認為攝影學會、攝影旅遊團、攝影網站對糖水片文化有推波助瀾之功,大家在這圈圈裡快速模仿、複製、傳播。隨著季節變化,拍攝四季花卉、民俗節慶、熱門景點。隨著旅行團拍世界各地「人文」、擺拍,還有各種形式的人像外拍……。當時,若站在專業攝影角度,可以這麼批評;以業餘休閒攝影的角度來看,大可不必如此。

對於糖水片的看法

時至今日,個人對糖水片,則抱持比較包容的看法。藝術理論也好,攝影美學也好,並沒有絕對的,很多是相對的、主觀的。再者,有些人拿相機是為了「攝影」,而有些人是為了「拍照」;當我們走上街頭,看到的絕大多數拿相機的人,都不是專業攝影師,或從事純攝影的藝術創作的攝影家,更別說手機攝影了。對於只想以攝影當作休閒活動、紓解壓力的人,並不需要用嚴苛的標準看待。

尤其是手機,拍攝糖水片畢竟還是正當休閒育樂,不一定要用專業的標準來衡量。如專家學者所說,糖水片討好,但往往缺乏創意和深度。但是,無可諱言的,拍糖水片也有一定的技術門檻,是初學者走向高手的必經過程。

個人認為,拍糖水片原本無可厚非;然而,對於有心鑽研攝影的人來說,假若在經過了三年、五年的學習歷程之後,還沉溺於糖水片,那麼就走不出芸芸眾生所流行的窠臼,跳不出通俗的形式,就難以更上層樓;有心學好攝影的人,的確不能一直停留在拍攝糖水片。

結論

對業餘休閒攝影人而言,拍糖水片也沒甚麼不對;大家各取所需;我們不必管太多,只要心思純正,大家拍得高興就好。

【手機攝影教室】你今天拍糖水片了嗎?它是學習攝影必經的過程

轉載:手機攝影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