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龐大吵雜的平張印刷機邊,平素寡言的印刷師傅正舞動著指頭調色,突然問我:「這個作者真的在 西藏 待了十年喔?(手一指某張人龍蜿蜒轉山的照片)這個轉山,真的很讓人佩服耶!」老實說,每天至少要經手一本書的印刷師傅竟然對手上的書有興趣,我還是第一次遇見!尤其這本書採用 大豆油墨 與 環保再生紙 印製,並不好印,師傅百忙之餘還能注意到內容,實在難得……

 

不過,小編自己在編輯過程中,其實也是時而對著電腦螢幕陷入沈思,時而瘋狂大笑(—整個很像白癡,但誰想過一本寫西藏的書會好笑啦?)然後邊工作邊搜尋著台北飛西藏的機票,幻想著自己到了拉薩,是要先衝到「旅行者酒吧」去,跟駐藏小二邊閒聊邊看著穿哈雷皮衣的年輕人與穿老羊皮襖的老鄉來來去去看新鮮好呢?還是直奔大昭寺,拜見帥氣與智慧兼具的尼瑪次仁、眼睛忽閃忽閃的可愛小丹增與豪爽可愛的拉巴師傅等喇嘛(據說,拉巴師傅的漢語現在講得不錯了,看來我可以不用煩惱溝通不良了);又或者,就在拉薩「舒舒服服伸展著腳指頭,吹風曬太陽想心事」,再殺到聖母峰下的登山大本營去瞻仰一下世界最高峰,順便逗逗小旱獺玩兒;還有,都說寧做「林芝一口豬」,不知道那號稱「西藏的瑞士」的美麗山谷究竟生做什麼樣?還有還有,如果有幸遇見格列活佛,不知道能不能請他開釋一下我心中的疑惑?

 

(你心中的西藏是什麼模樣?)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