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主義: 攝影 也能拍出 超現實?

引言圖片-解構主義: 攝影 也能拍出 超現實? 在 超現實主義 的經典畫作中, 達利 在「 記憶的堅持 」的畫中,那詭譎扭曲的 時鐘 是大家最為熟悉知曉的,而其中代表的涵意是留給觀看者自行意會解釋。當然在 攝影 的 創作 上與繪畫也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要如何在現實世界裡添加超越現實的元素,甚至是讓作品比真實場景更迷人呢? 中國攝影家 李少白 說,只要能打開自己的視野,在各個 視覺 元素裡找到相符合的審美組合,就能創造出新觀點,你們覺得呢?

 

超越真實,表現主觀

我對純粹的、簡單的真實並不感興趣,唯一可以使我著迷的,就是將其轉成一種主觀。不必要直接對被拍攝的物件進行接觸,只是透過一種視覺的濃縮提煉,就能使冷靜的攝影成為更多「製造」的過程,而不是「獲得」的目標。—奧地利攝影師 恩斯特哈斯(Ernst Hass)─

朝雲、秋草、羊群和騎車的牧人

面對風景,攝影師往往會有兩種做法:一是依賴風景本身的美好。所以好運碰到所謂上鏡的風景時,他就會欣喜地按動快門。另一種是不論遇到的是美好的,還是不那麼好的風景,他都不會盲從於眼前現成的景致,而會啟動自己主觀的視野,在風景中尋找視覺元素之間最符合自己審美意圖的組合,以達到製造(或者說創造)新影像的目的。我在長期的攝影中,始終盡力按照著第二種方法來拍照。

2009年的初秋,我來到內蒙西烏珠穆沁旗采風。一早即背著相機,吃力地走在山坡上密密的秋草中,當抬頭看見天空,有一片像是倒三角形的雲,我立刻意識到,如果在地面上能找到與其相呼應的視覺元素,並將它們恰當地組合在一起,恐怕眼前的一切就將在相機中變得有趣起來了。於是在我搜尋之下,注意到山坡的另一端,正有一個騎著摩托車的牧人正在驅趕著羊群。順著山坡迅速橫向移動, 盡量靠近牧人與羊群,所以當那片雲與牧人快要會合的前一刻,我按下了快門。這樣一個表現著我的主觀,也別有意味的形式就凝固在相機中,它不再是純粹又簡單的現實了。


展現高於現實的真實

塞尚並沒有真的去畫蘋果,他畫的是這些圖形上的空間重量。
—西班牙畫家 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


黎明時的雲朵

有次的深秋在新疆昭蘇軍馬場山坡上,好不容易熬過了黎明前的黑暗,當太陽還未展露時,我不禁笑了出來,因為再過一會兒,朝陽的金光就會灑在波浪起伏般的草原上,於光影交錯中將浮現出數不清的萬馬奔騰,那將是何等的壯麗與神奇!然而我的笑容突然僵住,美好的想像也暫時被終止了。整個視線被東方一片形狀、色彩、明暗都不同的雲朵給吸了過去。本來是自然中簡單平常的景致,此時卻由於光線而變得異常豐富起來。雲朵的豐富固然令人注目,但畢竟只是豐富而已,要成為一個有所作為的攝影師,應該記住不僅要看到眼前的現實,還要看到高於現實的真實,要透過攝影語言將這超越真實的畫面展現給觀眾,並喚起他們的想像。於是我決定放棄對雲朵色彩的細寫,而是經構圖來做大膽的剪裁,曝光則是故意不足地將色彩變成色塊。如此一來,色塊帶來的簡潔,就可以誘惑你去尋找其間隱藏的更大的秘密。


在合理的扭曲中刻畫出大自然魔法的真實

最激動人心的即是去捕捉世界上現存的事物,發現其最有魅力的面目卻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捷克攝影師 索妮亞布萊蒂─


天池風雲

我拒絕了好幾次的機會去拍吉林長白山天池,因為在見過有關天池的照片好像是都一個樣子,不外乎是一圈水倒映著四周的山(有時是雪山),讓我覺得天池離天比較近,可是離藝術似乎遠了一些。這種錯誤的觀念其實還是得依題材而定,只不過我和其他人相反,不喜歡到熱門拍攝景點而已。

2007年秋天,我別無選擇地被邀請上了長白山的天池,那天,佈滿天空的烏雲聚集在天池的上空不斷翻騰變化著,真可謂是風起雲湧。由於天池四周的山都被雲層遮住,水面也只能看見一部分,再加上天冷風大,對我們來說很難堅持到雲開天朗的時刻再進行拍攝,因此同行的人都只匆匆照了幾張就下山去了。只有我面對雲濤洶湧的天池卻激動萬分,並且意識到,事前的成見差一點讓我喪失真正的拍攝機會。這時一束陽光穿越烏雲,在水面上形成一片耀眼的光斑,讓我決定使整個畫面曝光不足,以沉重的黑色成為驚悚光芒的陪襯,並不打算描寫真正的天池,而是在合理地歪曲中刻畫出大自然魔法的真實。

延伸閱讀

中央山脈 稜線 上最美麗的 綠地毯 : 能高.安東軍

夜景拍攝主題的技巧分享

天公不作媒, 雨季 常遇的 攝影 技巧教學

雲彩 的力量 大景不一定就是 火燒雲 啊!

那時西藏 :我的 喇嘛 朋友

作者/攝影:李少白
本文同步刊載於畫裡有話:李少白論經典攝影作品的誕生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