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將帶領讀者認識另一個中低海拔賞鳥景點--達觀山自然保護區,不僅蘊含豐富的山林資源,其急速的高度變化,更吸引不少中、高海拔鳥類聚集繁衍,再加上平時遊客干擾較低關係,可提供初學者絕佳的練習拍攝場所。

交通資訊:達觀山自然保護區簡圖

  • 大眾交通系統:需先桃園客運至大溪在轉乘大溪客運達上巴陵,但離達觀山自然保護區還有約八公里的路程,需轉乘計程車進入保護區。(大溪客運往上巴陵班車每日只有二個班次 AM07:30AM11:10)
  • 自行開車前往:若走國道三號,下三鶯交流道後經省道七號再轉進北部橫貫公路便可達達觀山自然保護區。從三鶯交流道至保護區約為68公里路程。若走國道一號,則下中壢交流道走縣道112往大溪,沿北部橫慣公路可直達保護區。從中壢交流道至保護區約為74公里路程。

達觀山位於桃園縣復興鄉東南的華陵村,地處桃園縣及台北縣的交界處,範圍涵蓋北橫巴陵附近山區。民國六十四年八月,省政府將原名拉拉山更名為「達觀 山」,並且在民國七十五年八月正式成立「達觀山自然保護區」(註一)。達觀在泰雅族語裡,是「美麗」的意思;顧名思義,這是個有著美麗景色的山區。實際 上,拉拉山林相當豐富,並擁有全台灣面積最大的紅檜森林,所以向來有著「北臺灣森林浴最佳的去處」、「北臺灣氧氣補給站」的稱號。每到秋冬之際,青楓、紅 榨楓、山毛櫸等變色葉木,會由綠轉黃、紅,滿山遍野的美景,不論是拍鳥、旅遊都是很合適的選擇。

拉拉山海拔自1400公尺到1900公尺,急速的高度變化使得當地林相、生物種類均十分豐富,也是北台灣地區觀光賞中、高海拔鳥類的重要地點。沿著 北部橫貫公路行走,行經復興、羅浮、高義、巴陵等地,再轉入北橫支線巴陵道路便可到達達觀山自然保護區。到了中巴陵之後,海拔便已達1000公尺,沿途也 開始可以聽中、低海拔鳥類的鳴叫聲;目前管理處已記錄到的鳥類多達20科63種,再加上平時遊客打擾較少,可算是絕佳拍鳥、賞鳥地點。


達觀山自然保護區鳥類直擊

進了達觀山自然保護區後,沿途常可以見到白耳畫眉、冠羽畫眉的出沒。白耳畫眉習慣停棲在樹林的頂層,拍攝時可以嘗試找尋平視角的場景較易拍得滿意的作品;冠羽畫眉則是很容易受到食物的吸引,舉凡果實、花蜜都是他的食物來源,在拍攝時若能在他們覓食的區域等待,很容易就可以捕捉到他們嬌小、可愛的身影。


▲白耳畫眉:破曉時分,沿著北橫往上巴陵地區前進,沿路幾乎都可以聽到不絕於耳的白耳畫眉「米~米~米~米~酒~~~」叫聲。白耳畫眉是很常見中海拔山鳥,由眼眶延伸到耳後的白色羽毛是他最明顯的特徵。由於白耳畫眉多停留在樹林的頂層,所以由制高點向下或平視角拍攝是較理想的選擇。(Canon EOS 20D+EF500mm f/4.5LUSM, F5.6, 1/250, ISO 200)


▲冠羽畫眉:拉拉山完整的林相、充沛的食物來源孕育了豐富的鳥類資源。每到了冬季,果實成熟時,常可見到冠羽畫眉在其上覓食的畫面;而冠羽畫眉吃果子、挑果子時的可愛模樣,更每每成為鳥人們追逐的焦點。(C a n o n E O S
20D+EF500mm f/4.5L USM, F5.6, 1/200, ISO 400)

 

另一樣拉拉山的令人驚奇之處便是稀有珍貴的黃山雀。黃山雀是台灣特有種鳥類,數量稀少,但若常造訪達觀山園區便有機會一睹其丰采。黃山雀因外型小巧可愛,常被獵捕、販售當寵物,在列為保育類動物後,捕獵壓力才稍微降低。從筆者幾次上山的經驗歸納,黃山雀其實不太怕人,當他們在覓食的時候常常會近到無法對焦;不過黃山雀常現身在枝葉繁密的樹上,所以拍攝時需多花時間等待順光、透空的場景。


▲黃山雀:黃山雀是台灣特有種鳥類中唯一的山雀科鳥類,也是稀有的留鳥。黃山雀一身鮮黃色的覆羽再加上頭頂上的黑色羽冠,模樣十分可愛,鳴聲也十分婉轉悅耳。(Canon EOS 20D+EF500mm f/4.5L USM, F5.6, 1/100,ISO 400, with 20 mm extension tube)

 

在筆者的觀察中,青背山雀常伴隨著黃山雀一同出現,雖沒有看到他們之間明顯的互動關係,不過感覺上他們倆就像是好朋友一樣,不會互相驅趕,一起在樹林裡出沒。在達觀山數量眾多的青背山雀,每年在三月左右就會展開求偶的行為,在園區內常有機會見到青背山雀雄鳥叼著小蟲向雌鳥示愛的可愛畫面呢!


▲青背山雀:有著一身鮮鵝黃色覆羽的青背山雀,和冠羽畫眉並列中低海拔最常見的山鳥。青背山雀的鳴聲十分響亮,常發出「啾~啾~」或「唧、唧降~」的叫聲,筆者甚至數度親耳聽到青背山雀模仿冠羽畫眉『吐~米~酒~』叫聲。(C a n o n E O S 20D+E F500m m f/4.5L U S M, F5,1/50, ISO 400, -1/3 EV)

 

當漫步在林道上,傳來陣陣悅耳、如銀鈴般的「鈴~鈴~」聲響,那就是棕面鶯呼喚了。印象中,不同地域的棕面鶯其生性也大大相異;筆者在中部山區所遇到的棕面鶯似乎都極為怕人,又非常的好動,要清楚的捕捉他們影像是很高難度的挑戰;但在拉拉山地區的棕面鶯不但族群固定,也較容易接近,筆者甚至有在一公尺內觀察到棕面鶯的紀錄。在道路一旁的水溝及護欄上有時也可以觀察到白尾鴝的身影。白尾鴝最特別的就是他的鳴聲、一身深藍色的覆羽及白亮的尾羽;拍攝時通常光線微弱,可以試著拉高ISO值以求清晰影像。


▲棕面鶯:棕面鶯是種非常嬌小的鳥類,其鳴聲非常的特別,有如鈴聲一般的「鈴~鈴~鈴~鈴~」聲響。棕面鶯出沒於中海拔的山區,而拉拉山區正是最容易拍攝棕面鶯的地點。在筆著的經驗中,相較於其他地域,拉拉山的棕面鶯較不好動,每年的春天更是有機會與他近距離的接觸。(Canon EOS 20D+EF500mm f/4.5L USM, F8, 1/40,ISO 200, with 20 mm extension tube)


▲白尾鴝:白尾鴝公鳥的覆羽為黑藍色,尾羽有很明顯的白色線條,當尾羽張開時,雪白的羽色甚是漂亮。白尾鴝的鳴聲非常特別,為類似『咪~多蕾咪、咪~多蕾咪』的尖銳聲響。白尾鴝通常棲息在陰暗、潮濕處,常會在固定處高聲鳴唱。(C a n o n E O S 20D+EF500mm f/4.5L USM, F5.6, 1/6, ISO 400, mirror lock on)

 

(後面還有神木森林保護區的鳥兒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