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寇德卡 – 介於當代歷史和永之間的終身事業。202035日至823日,恩斯特·博物館Ernst Leitz Museum Wetzlar)將展出約瑟夫·寇德卡的《流放與全景》(Exiles and Panoramas)影像展。

約瑟夫·寇德卡(Josef Koudelka)是數十年來世界最具影響力和最著名的攝影師之一。他的視覺語言無與倫比、強烈且非凡。1938年生於捷克博斯科維采(Boskovice),現居巴黎和布拉格,由寇德卡的經典攝影作品精選所組成的最新個展,已亮相於德國威茲勒的恩斯特·徠茲博物館(Ernst Leitz Museum Wetzlar)。

在展覽中心位置展示的是名為《流放》(Exiles)的系列,這是他最具個人風格和最令人難忘的系列之一。這些作品直接反映攝影師的觀點,並揭示了他多年來以無國籍身份流浪生活的經歷。1970年5月離開捷克共和國後,寇德卡開始了一段被放逐的歲月,甚至在到達英國後的幾年,他的生活依然被旅行支配。他的許多黑白照片都帶有強烈的對比,強調外觀和形狀,並保持悲憫的距離。寇德卡密切關注人和當代歷史,他用了幾十年時間,以傑出的攝影作品展現出人類的活力和脆弱。從人文主義的視角看,這些照片的主題極富感染力和表現力;而在他彰顯著構圖、視野或特異視角張力的照片中,攝影師同樣為作品注入了一種巨大的美學力量,使簡潔的形式同樣耐人尋味且發人深思。

寇德卡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開始了攝影之路,當時他在布拉格技術大學接受航空工程師訓練,為一家劇院雜誌提供報導,之後在該雜誌任職。1967年,他放棄了工程師的工作,完全專注於攝影。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在1968年8月拍攝的華沙條約軍隊鎮壓“布拉格之春”。寇德卡用直接和即時的影像記錄了絕望的市民和入侵者之間的巷戰。1969年,他的底片被秘密運送出境,在入侵周年紀念日,馬格蘭攝影通訊社以“P.P.”的署名發表了這些照片。即使在世界範圍內出版並得到認可,寇德卡出於自身安全的考量,一直沒有公開“布拉格照片”(Photograph Prague)這一名稱,直到他先後於1970年和1980年移居倫敦和巴黎。那段時期拍攝的照片非常具體地反映了他在疏離感與使命感之間的掙扎。“我發現自己身處捷克斯洛伐克之外,於是決定做一些我在那裡無法做的事情:看看這個世界。” 他生命的這一階段隨著1988年《流放》的出版而畫下句點。這本書既是對過去的評價,也是對過去的妥協。

恩斯特·徠茲博物館的展覽將《流放》系列與寇德卡精選的1980年代中期拍攝的全景照片進行對比。他以前的攝影專注於35mm膠片,全景相機為他提供了一種探索世界的新方式:拍攝歐洲和中東的廣闊風景和海岸線,在一些由於工業發展、衝突或是時間流逝而發生了毀滅性變化的地區搜索過去的痕跡。這些宏偉的視覺世界中幾乎任何人類的蹤跡,但它們以一種令人不安卻又著迷的方式見證了人類的存在。

此次恩斯特·徠茲博物館的展覽共展出68件作品,為深入瞭解寇德卡的畢生之作提供了絕佳機會。這些作品反映了人類與命運、生機與死亡、當代歷史與永恆之間令人興奮的對話。

約瑟夫·寇德卡(JOSEF KOUDELKA1938年1月10日出生於捷克斯洛伐克的博斯科維采。他於1956至1961年間就讀於布拉格技術大學,1967年以前,他在布拉格和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從事航空工程師工作。在此期間,他同時作為攝影師為一家劇院雜誌拍攝報導照片,並開始對羅姆人(吉普賽人)的生活產生興趣。1968年8月,他拍攝了華沙條約組織的軍隊入侵布拉格並鎮壓所謂“布拉格之春”的場景。“布拉格之春”是亞歷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cek)領導下的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實施的民主化計畫。1970年,寇德卡獲准在英國避難,這個國家成為他許多旅程的起點。1974年,他成為馬格蘭攝影通訊社的全職成員。1987年,他被授予法國公民身份。寇德卡曾獲得無數榮譽和獎項。

加入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後,寇德卡開始更頻繁使用徠卡相機創作。後來,他也在徠卡的陪伴下過渡到數位攝影時代:一台專門為他設計的基於徠卡S2相機的全景相機。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