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耀談:永不凋零的經典攝影《攝影大師群像:快門一瞬 成就經典》

引言圖片-張國耀談:永不凋零的經典攝影《攝影大師群像:快門一瞬 成就經典》 大師為什麼可以被稱為大師?我們可以看看從前這些攝影大師,他們從一開始很單純的只是為了當一個社會的旁觀者,觀察者,然後記錄他們所關心的事,見證自己那個年代最美好與最不美好的一切,包括整個社會文明的變遷和改革。除此之外,他們在特定的領域中一定也發展出新的觀看世界方式以及提出了一些創新前衛的想法和觀點,在攝影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還非常具有影響力。我舉兩個大家比較熟悉的例子,《攝影大師群像》書中所介紹的布列松,提出的決定性的瞬間,安瑟亞當斯所組成的f64攝影團體,強調用最小的光圈去拍攝最大景深的作品,還有其著名的ZONE SYSTEM 分區曝光顯影系統都影響後人深遠。


▲(P.43右圖)亨利‧卡提耶-布列松《西蒙‧波娃》用景深的手法,讓這張照片表現出被攝者與環境之間完美的對稱與平衡,也忠實的記錄下當代巴黎戰後的淒涼氛圍。

但是現在的攝影創作,已經不是在討論你的快門時機有多精準,照片的畫質有多細緻,景深有多唯美,而是你是否可以在攝影術發明將近175年後,如何運用攝影這項媒材和其他藝術做結合,發展出更多的可能性,說更多的話,表達更多攝影家或藝術家所關心和思考的事,然後再創造出另一種新的觀念甚至新的影像語彙和視覺語言。試想,世界之大,到底還有那些攝影題材或方法沒有人使用或拍攝過?你現在可以想到的在老早以前也一定有人嘗試過,說不定還有不錯的成果。雖然如此,在過去現在與未來,影像的書寫和發展仍將保持此方向,會不斷創新也會不斷被取代。


▲(P.10左圖)貝倫妮絲‧阿博特《夜景》在1932年的那個時代,用這張照片對城市的進步致敬,在當代這是一種很創新的攝影議題。

現在世界上當紅的攝影家,都是抓緊時代動脈,探討當今社會所遇到的全球性問題所受到矚目的,舉例來說,大家都認為報導或紀實攝影已經逐漸步入死亡,因為現在大家嘴巴喊出來的都是當代攝影,但紀實攝影不會因此而凋零,只是我們觀看的方法改變了,我們可以看看書中同樣有介紹的巴西攝影家 Sebastiao Salgado (pg206),去年才推出了一項進行長達七年的攝影計劃,完全使用黑白底片所拍攝的攝影集《GENESIS》,他遊走世界各地拍攝和尋找看起來還保有地球最原生樣貌的照片和景觀,這一系列作品主要是在提醒21世紀的人類要好好珍惜以及愛護地球資源,這是一組非常典型的紀實攝影作品,它一樣可以放在當代的影像里讓人們檢視。此外,最近在日本大阪舉行攝影展的德國藝術攝影家Andreas Gursky (pg86),專門拍攝大片幅的彩色照片,然後製造出超大畫面的當代影像,內容都在探討人類的日常行為,和前者Salgado相比,兩者的攝影作品本質一樣是紀實,只是所呈現和觀看的方式不太一樣,你也可以說一個比較老派一個比較當代,但並沒有對於錯。


▲(P.86)安德列斯‧科斯基《紐約時代廣場》受到建築物形態與結構的吸引,拍出這張傳統的建築攝影作品。科斯基擅長拍攝大片幅的彩色照片,然後製造出超大畫面的當代影像。

當攝影不再是記錄,它還可以是什麼?

試問,現在誰不會拍照?當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嬤和五歲的小弟弟小妹妹已經在拿手機和IPAD 拍照的時候,你認為攝影還能像從前一樣簡單了嗎?所以現在會拍照真的沒什麼了不起,要懂得用照片說事情還有表達才是重要的。一張主題明確的照片勝過千言萬語,照片可以告訴我們的一定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只有靜態照片可以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P.136左圖)尼克‧奈特《戴文》奈特替時尚雜誌拍攝的作品。照片景象讓人感到不安,模特兒盛裝打扮的樣子其實卻是遭遇重大車禍的外星人。用靜態照片來說故事可以讓人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

 

書中有提到的其中兩位攝影家,BERND & HILLA BECHER (pg28)夫婦兩人都在德國杜塞道夫藝術學院任教,他們在1960年代開始拍攝19世紀被遺棄的工業建築,

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水塔》就是運用「類型學」的方式,把這些被遺棄的工業建築用攝影的方式保存下來,因為他們居住在德國,德國是工業的心臟地帶,對於他們來說,這是屬於他們的世界,對於一般人而言一定被認為這些是非常無聊照片,每一張看起來似乎都一樣,但嚴格來說,他們兩人讓這類型的攝影作品注入了非常當代的概念,更重要的是這些照片成為了非常重要的歷史資料。


▲(P.28)貝歇夫婦《水塔》這些外觀相似又相異的水塔,放在貝歇夫婦的類型學網格裡相互比較,就成了他們口中的「無名雕塑」。

這也讓我想到某次跟朋友聚會結束後在捷運上繼續討論攝影創作,他原本想要拍攝的題材是和夜市攤販有關,但他本身是一名交通警察,主要工作是在處理車禍案發現場,我建議他其實可以利用工作帶給你的方便和福利,用攝影的方式去做一個關於車禍現場的作品,因為這是老天爺特別準備給你的一個題材,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樣的機會,如果你身邊有一樣難得的題材,拜託請把握機會好好拍。


▲(P.162左圖)詹姆斯‧奈奇威《阿富汗》奈奇威對阿富汗的了解比任何西方攝影師都來得深。這張照片抓住觀看者的注意力,道出城市飽受戰爭摧殘的故事。利用工作特性可以拍攝到與眾不同的題材。

現在的攝影器材和技術已經非常發達和進步,要把照片拍好一點都不難,要拍好照片才是難上加難。當一個攝影師或攝影家最痛苦的地方是什麼?就是當你手上拿著最好的器材,掌握了所有的技巧,腦袋裡還是空空沒有想法,沒有觀點,沒有屬於自己的觀看世界的方式,更沒有可以讓人記得住自己的風格。


21世紀的攝影創作已經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如果要回歸到攝影的本質,那就好好記錄,把決定性的瞬間發揮到極致,就讓所有的元素恰當的散落在畫面中;如果要搞當代攝影和觀念性攝影,也要有超前衛且難以被超越的觀念影像創新的重要性,不論是單張攝影作品,一組系列作品,或是一本攝影集,甚至是多媒體影音互動的作品,只要堅持做下去,相信有一天你一樣可以稱為經典的攝影大師!



▲(P.180左圖)蘭金《飢餓》描繪時尚產業扭曲的層面,著迷於幾乎處於厭食邊緣的纖瘦模特兒。模特兒的背部上衣被夾起來,強調模特兒細長削瘦的身形。把決定性的瞬間發揮到極致,思考如何表現充滿創意的攝影手法,你或許也能成為經典的攝影大師!

延伸閱讀

《南風》鐘聖雄 X 許震唐 專訪,住在毀滅性建設下的台灣人民

黑與白的層次

《尋常人家》× 攝影藝術家 陳敬寶 專訪

Tokyo Girls Alone東京女孩 × 沈平林 Jimmy專訪

張國耀

大家好,我是國耀,很喜歡拍照和攝影,請大家多多指教。

看更多文章
國耀Blog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