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比賽「偽」自然當道誰之過?

引言圖片-攝影比賽「偽」自然當道誰之過? 第一眼乍看之下,這幅兩隻螳螂「跳舞」的作品,「物種美麗討喜」、「動作姿態誇張逗趣」、「具生動的劇情鋪排」、「構圖簡潔有張力」、「背景單純柔和」…,擁有這許多的優點必能博得廣大的喝采,實至名歸吧?錯,離譜到家了!


這日(2014/2/12)在臉書上看到下方截圖這則分享(請連結Green Renaissance),短短不到一週的時間內,吸引了8,000多個讚、6,000多個分享,這種驚人的傳播力,真是無法想像的可怖,也驅使我要再花點時間談談攝影族人『違反自然』的亂象。

▲「That's dance.」這是2014年SONY世界攝影賽“nature-wildlife”組入圍的作品,請參考這個COLOSSAL攝影網站中的精選作品。

 

若是一般大眾便罷,很難相信一位參加國際比賽的攝影師,竟會拿出這般顛倒天地的作品來。更甚者,連國際賽事的評審、攝影網站的經營者,也會蒙著眼拿出來推薦大眾,水準未免也太低落了吧?


先看看上圖,這樣的採光與視覺效果才是原圖的拍攝狀況,再請大家評評這像是「That's dance.」嗎?不必詳細檢視作品被刻意顛倒後的整體光、影效果,很多人第一眼就能看出,原本網路上那是一個「Upside down」的畫面。這需要大師級的功力與獨到眼光嗎?不,這應該是任何一位從事美術、攝影、設計、建築…等,所有與視覺相關從業人員必備的基礎涵養,怎會評審、攝影網站都看不出端倪呢?

 

以生物習性判別真偽

好吧!不談採光角度、視覺效果的唐突與違反自然,就單純聊螳螂好了。其實我對這種國外的物種絕對陌生,也無心費事去檢索牠的名稱與習性,不過,相信任何一位稍熟悉昆蟲的朋友都看得出來,很多昆蟲(不僅是螳螂)在站立時或倒掛攀附時,腳部各節(腿節、脛節)與末端(跗節與爪)的姿態與位置是迥異的。詳細說明一下,任何一種體型相對較大的昆蟲,根本無法單用四隻腳或六隻腳,像人類走鋼索般,站立在相對形同一條線的纖細枝條上,那可是完全顛覆重心與力學相關原理的。真要牠們站立起來,那必須身體下方有較大的立足面積,很自然的,牠們的左右腳也會向外攤開來支撐體重,如此也才有相當的穩定度。

就如上圖,我在雲南拍攝的這隻拳擊螳螂,牠不但中、後腳向外四方攤開,而且為了降低重心的關係,牠自然將胸、腹下垂接近下方的底面。任何一隻昆蟲站在小範圍中,不可能會用腳將身體撐得半天高,那不但很費力,而且不合乎穩定站立的邏輯。我甚至懷疑,若缺乏振翅的浮力,根本沒有昆蟲能有狀似『揚身跳舞』這種腿力的。

那再看一次下圖「That's dance.」裡,那兩隻螳螂體能異常嗎?不,說穿了也沒什麼,真正倒掛枝條下的蟲子,彼此的姿勢都是這般大同小異,瞧牠們中、後腳末端,那跗節與爪是環鈎著枝條,並不是用「站」的;而且體力越差的個體,肢腳越無力「吊單槓」般抬升攀掛,反過來看,牠就「站」得越直挺了。所以,這是故意將圖片上下顛倒的另一個實證,咱們還能推測,下圖右邊那隻體力差一些。

讓大家再看看,上圖同樣是那隻雲南的拳擊螳螂,當牠有機會站在相對粗一些的枝條時,後腳腿節、脛節是幾乎貼緊身體兩側的,腹部也幾乎快貼到枝條了,中、後腳的姿勢與上上圖完全不同樣子,這隻螳螂的姿勢,才能在小區域中站得穩而不會摔下去嘛,牠根本不可能在細枝條上,像「That's dance.」那樣,做出伸長著腳、頂高著身體的姿態啊!

至於穿鑿附會說是「跳舞」的畫面,熟悉螳螂的朋友都清楚,這可不是打算揚翅起飛的瞬間,而是牠們受到攻擊、驚嚇的固定威嚇姿態。只要伸手逗弄威脅牠們,不管是正著站、倒著掛,許多種螳螂都會做出這個標準的防禦姿勢,這跟「跳舞」何干?話說回來,只要比賽規則沒說不能違反自然生態,攝影作品用個指鹿為馬的命名,本是無可厚非,可是將自然採光的照片刻意上下顛倒,評審竟然沒有看出來,這也太離譜了。更何況,「nature-wildlife」類組的作品,抓來兩隻飼養的螳螂擺在一起,拍出有違自然生態行為的野生動物照,還能脫穎準備參加大賽的最終決選,太諷刺了吧!


上圖是這個比賽中,同樣為「nature-wildlife」組入選的另一幅作品,大家是否似曾相似?應該還記得上一篇【「拜託別說那是生態攝影」,談走火入魔的生物擺拍】已經批判過了,去年在臉書與全球各大媒體可能已經被刊到臭的作品【樹蛙踩甲蟲 搭便車】,該作者Nicolas Reusens今年拿出如出一轍的照片參賽,未免也太沒志氣了吧?從網路圖片搜尋中,看見他重複、雷同的好幾張作品,好像無知的昭告天下,他只會擺拍樹蛙騎兜蟲這樣的偽自然作品而已,竟然還大言不慚地想誤導閱聽者,說這是在哥斯達黎加熱代雨林中捕捉到的經典生態,真是夠了!話說回來,這些評審更該打屁股的,沒在上網或看報章雜誌的嗎?去年已經被罵翻過一輪的,今年還會挑這張作品出來再被鞭一次。我就不必重複論述這個作品中的荒唐與偽自然了,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上一篇。

 

以抱持善仁尊重的心態創作吧!

說回自己國內,那可是百步笑五十步囉!一堆攝影比賽的得獎作品,常被抓包有修疊圖(PS)、造假、偽生態,這不是評審人員該負的責任嗎?更荒唐的,有些習慣擺拍偽自然、假生態的高手,常常從呼朋引伴得意到開班授徒當起老師來,若常常請這些「老師」來當攝影比賽的評審,那......,到處充斥著旁門左道、殘暴不仁、取巧投機的自然攝影老手,怎能期待一般耳濡目染的新手,有機會從求真的基礎出發,時時本著喜愛自然、尊重自然的善念從事創作,如此一來,未經大自然的啟發與洗禮,縱使擁有再漂亮的作品,不過就是褻瀆老天恩賜的偽美吧!

共勉之。

 

延伸閱讀

生態攝影與擺拍

「拜託別說那是生態攝影」,談走火入魔的生物擺拍

善用 AF-ON 鍵縮短 對焦 與 重新 構圖 時間,讓拍攝 生態 飛羽 好EZ

起手式:微距看世界,視野大不同

 

張永仁

昆蟲、野花生態攝影作家。國家公園著作:陽明山-賞蝶篇、蜻蛉篇。玉山-玉山的甲蟲等。金門-金色島嶼的六足精靈等。遠流出版-昆蟲入門、昆蟲圖鑑2冊、野花入門、野花圖鑑2冊、蝴蝶100、鍬形蟲54等。

張永仁的花蟲戀
張永仁's facebook
張永仁' flickr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