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 專欄:超級正常的 婚禮

引言圖片-褚士瑩 專欄:超級正常的 婚禮 婚禮上看新人急急忙忙換衣服,急急忙忙轉桌敬酒,我們這種坐在台下的人,感覺上除了吃飯,就沒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不免就會講起最近參加其他的婚禮。

 

有人講去溫州喝喜酒的紅包,『打底』比台灣還要高

2,000人民幣起跳是最基本的數目。我則說起最近在緬甸喝喜酒,到了喜帖上面註明的飯店,才被告知真正的會場在城市另外一頭另一個隱密的飯店,感覺上好像喝個喜酒是危險任務⋯⋯,就這樣七嘴八舌,甜點快上來的時候,一直很安靜從日本居住地趕回來參加喜宴的朋友,冷冷的說這都不算甚麼,她2008年底在鹿兒島參加過一個最酷的婚禮。

婚禮本身很正常,但最特別的是,這對新人,新郎新娘都是經過變性的,也就是說新郎原本是女兒身,新娘本來是個大男人。她這麼一說,感覺上溫州跟緬甸的婚禮就立刻矮了一截。婚宴後,我忍不住Google了一下終於找到鹿兒島市有關這對日本新人的消息,結婚的男女主角是從事飲食業,「オナベラウンジ心之助」的老闆若松慎,跟「おだまLee(リー)男爵」酒吧的媽媽桑窪田麗奈,當時他們兩個一個35歲,另一個36歲,兩個人都是從小就覺得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成長的一路走來也常常被同齡的學生欺負,後來終於走向變性手術的漫長道路,一直到三十多歲了,才終於在戶口名簿跟身分證上,都改變了新的性別,若松從女生變成男生,窪田從男性變成女性。

 

這對夫婦相識了五年才結婚

當時是透過朋友介紹的,兩個人只覺得一見鍾情,但是一開始交往絲毫都不曉得對方曾經變性的事情,經過當地的媒體批露以後,當然也掀起了一陣小小討論的波濤,但很快的,大多數人都得到一個共同的結論:除了變更戶籍上的性別外,這樁婚事根本再普通不過。於是很快大家就忘了這原本以為是驚世駭俗的事。

 

吃完這頓喜酒,我觀察到一件事

人在無聊或是血糖過高的時候,很容易說出愚蠢的話。面對溫州的婚禮習俗,忍不住就會跟暴發戶、炒樓團連結一氣,自然而然說出「溫州人就是怎樣怎樣⋯⋯」的話,說到緬甸的婚禮最後一秒鐘改變宴客地點,也很容易順便說出「⋯⋯緬甸這地方就是危險,連辦個婚禮都要躲躲藏藏⋯⋯」,講到變性人的婚禮,那更有得說了: 「⋯⋯早知道兩個就結婚就好了,何必多此一舉變性又結婚?』說來說去,結論就是這個顛倒世界亂象紛紜,無怪乎世界末日即將到來之類的。

仔細想過不難發現,世界上固然沒有十全十美的婚姻

但無論哪一場婚禮,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舉行,新人是否郎才女貌,門當戶對,儀式無論是吃飯喝酒,還是潑水過火,聘禮是像我朋友Wanda的阿嬤要求的2,000斤大餅也好,或是像英國諧星羅素·布蘭德跟美國女歌手凱蒂·佩里,在婚禮上互送活生生的母老虎跟小象也好,或像這對鹿兒島的夫婦變了性才結婚,還是結了婚30年的老夫老妻,決定變性但是還在一起廝守偕老也好,只要兩情相悅,到頭來都是極為正常的婚禮。

 

結婚只需要一個理由,也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愛情的正式表現

只要是真摯的愛情,就是一場美好的婚禮,雖然很多時候,我們覺得婚禮不得不去,但是很多時候,我自己知道,無論距離多遠,我都會想要去參加的婚禮,肯定是真心相愛的兩個人的婚禮,我希望能夠見證並且沾染在真實而美好的愛情中,自己的生命也因此更加豐富美好。

透過這頓喜宴我也體會一個道理:做人的基本原則就是避免做出過於簡單的結論。否則隔天在YouTube讓全世界看到自己的醜態跟充滿偏見的言論,對於開心邀請我們去參加喜宴的新人,是一輩子也彌補不起的過失啊!

 

延伸閱讀

自助婚紗拍攝實戰 - PENLYLY & ROBART

堅持夢想的日籍婚禮攝影師 由利正忠 專訪

百年想婚了,七種 皇室婚禮 周邊商品

褚士瑩 專欄:前進 以色列 尋找有機農業

褚士瑩 專欄:墨魚俱樂部

褚士瑩

現任國際NGO組織顧問,包括盧安達綠色生質能源計畫,英國碳權組織總部特別顧問等。無論在地球哪一個角落醒來,早上都會先喝咖啡。每天上網兩次,每次三小時四十七分鐘。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世界各地航海。著作有《蓋滿愛心的護照》、《世界離你並不遠》系列等40本。


攝影:Louis Lu
本文同步刊載於Stuff科技時尚誌 02月號/2011 第85期

header home
你好,請先登入會員或是立即註冊
才能繼續操作喔!